真的等了很久


 
勞瑟
與阿月的接龍產物
生前捏造
假的R18



 
 
  革命軍的行事步調並不悠閒,比起單純的生活,他們有更要緊的事得做,例如幫助平民、還有磨練戰鬥的手感,對抱著必死覺悟的革命軍來說每一項都是重要的課題。

  物資上原本就不比正規軍闊綽,為了給予受貴族壓榨的平民更好的生活,軍中節制各種能源的使用也是家常便飯,最顯而易見的是燒洗澡水的燃料,經常被挪用在烹煮食物上。

  因此,除了領導階級的人物以外,大多數士兵都是共用一個浴池,兩、三天沒有清洗身體也是很正常的事。

  「好像只剩我們還沒洗澡。勞爾,今天一起洗吧!」

  「好啊。」

  剛結束訓練的勞爾撩起衣服下襬擦去額頭上的汗水,直接在瑟法斯面前脫掉被汗浸濕的運動服,隨意地將濺上泥巴的衣服扔進洗衣籃,像往常一般走進淋浴間。

  瑟法斯脫去上衣後也跟在勞爾身後踏進浴室。就在此時注意到勞爾的身材明顯不同於他的。

  長久的訓練在勞爾身上留下許多痕跡。每天都在進行同樣的訓練,為什麼勞爾的身材比較好呢?瑟法斯愣愣地注視著那精壯的臂膀和線條分明的肌理,對親眼所見的事實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你在幹嘛?」

  正設法調節水溫的勞爾感覺到身後有雙手在撫摸自己的背脊,不像瑟法斯會有的舉動讓他驀地拴緊水龍頭。

  「這是真的肌肉嗎?」

  「咦?當然是真的啊。有什麼問題嗎?」

  「為什麼你的肌肉這麼結實?」瑟法斯的手繞過他的腋下,戳了戳他的胸部,揉揉捏捏,然後視線掃至腹肌以下的部位。「那裡好像也……」

  「肉吃的多吧。」

  勞爾沒認真思考原因,倒是發現同為革命軍的友人體型比自己來得纖細許多。或許體質也是條件之一吧,就跟貧富差距一樣,每個人都是不平等的。

  「不過那裡的尺寸應該不會受身材影響……?啊、如果都勃起的話就有能參考的數據了呢。」

  「好啊。現在嗎?」

  勞爾並未駁斥不正經的想法,點頭贊同後轉身仔細端詳起瑟法斯。

  那頭柔橙色的長髮用髮圈隨意束起,半裸露出平日不會接觸到陽光的白皙頸部。堪稱完美的臉型,有著令女性為之傾心的端正五官,秀氣的眉下那雙琥珀色的眸子帶著一絲詫異,緊接著慌亂地移開了視線,刻意不與他的目光交會。

  是因為喜歡瑟法斯才覺得他的反應很有趣,還是因為反應很有趣才喜歡瑟法斯,很久沒思考這個問題,就連「喜歡」和「朋友」這些詞本身的含意都曖昧不清,但內心滿溢的感情確實超越了友誼。

  溢出的感情彷彿爆炸一般支配著勞爾的思緒。他立刻伸手拉住瑟法斯的褲管,打算扯下那層布料。

  「勞、勞爾!你想做什麼?」

  「你不是要研究?」

  聞言,瑟法斯連耳根都紅了。

  那一瞬間勞爾還想維持臉上的困惑,但他無法抑制自己想像即將發生的事。

  「明明是你先邀請我的說。」

  「勞爾!不、不要這樣……」

  嘖……還不是同樣的東西嗎,到底在害羞什麼?

  在瑟法斯欲哭無淚的抵抗之下,勞爾很快就恢復了理智。

  「啊。」

  冷靜下來的同時看見瑟法斯的兩腿之間隆起了小小的帳篷。然後,勞爾注意到在剛才的推擠中自己也有了生理反應。

  「……你不要看。」

  瑟法斯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就這樣轉過身去背對著勞爾。

  ……都長大了怎麼比小時候還要害羞?而且這個姿勢真的很危險……

  勞爾無言的望著眼前的冷背,決定別嚇壞思想單純的瑟法斯……就算沒實際體驗過,大部份人都知道在軍隊裡幫助彼此洩慾是正常到不行的事。

  不同的是,比起單純的發洩慾望,他對瑟法斯是真的有特別的感情。

  他覺得瑟法斯是知道的。下次還有這種機會的話,自己應該把持不住吧……

  勞爾用臉盆舀起一瓢冷水,猛然往自己頭上澆下。

  ※

  勞爾獨自坐在浴池裡發呆。默默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想著兩人小時候的回憶、長大後的經歷。說不清楚是從什麼時間點開始,和瑟法斯之間有了距離,彼此有各自的交際圈、也有不想被碰觸的那面,但他希望私下獨處時不要有所保留,像小時候一樣經常親親抱抱不是很好嗎?

  他和瑟法斯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正想著這些,浴室的門突然打開,瑟法斯抱著臉盆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啊,我、我晚點再來洗……」

  勞爾也顧不得穿上衣服,立刻起身衝上前去攫住那略嫌纖細的手腕,硬是將瑟法斯拖進浴室。

  「為什麼要逃?」

  「因為上、上次--」

  「不過就是生理反應,你到現在還在介意這個啊?」

  「可是……」

  繼續糾結這個話題也不會有結論,果然還是得用行動讓對方明白自己的心情。

  「你多久沒這樣做了?」

  勞爾說著,吻上瑟法斯的臉頰。那是兩人小時候經常有的舉動。

  想起那些羞恥回憶的瑟法斯臉唰地一聲紅了。

  「我想要你回應我。」

  「咦……」

  瑟法斯慢半拍的反應,根本無法期待能得到想要的答覆。怎麼比以前還不坦率?勞爾思考著要等多久才會得到回覆,嘴唇傳來的觸感將他拉回現實。

  是瑟法斯的吻。還是有些羞澀,溫柔地輕觸他的嘴角。

  「……你讓我等了很久。」

  空白佔據了所有感覺。在那之後從心底湧出了強烈的焦灼感。

  勞爾有些粗魯的咬開瑟法斯緊閉的齒列,輕舔那逐漸退怯的舌尖,彷彿在確認彼此內心的想法,帶有試探的吮吻,然後在理解到瑟法斯仍在害羞時發狠咬了一口對方的嘴唇。

  「會痛……」

  瑟法斯大口喘息著推開勞爾,舔了舔被咬的地方埋怨著。

  嘴唇上的齒痕吸引住勞爾的目光。不知為何對自己製造的痕跡起了一點嫉妒心,是因為能留在瑟法斯身上嗎?意識到的那一瞬間感覺到了一點點醋意。他用吻覆住唇上的齒印,這次瑟法斯閉上了眼睛。

  「我想佔有你。」

  不、光是這樣還不夠。

  「我想獨佔你。」

  可以嗎?那對綠眸不知何時染上了濃厚的慾望,用灼熱的視線詢問著。

  當然、瑟法斯最終只能頷首答允。



─FIN─



後記
感謝阿月陪我玩勞瑟R18接龍,我感覺從頭到腳都被治癒了……接龍好棒啊真的謝謝謝謝(無盡感謝
這篇是接龍整理的產物,算是兩人一起寫的吧。有人一起廚勞瑟真的太美妙。
我以為大善組糧已經很少了沒想到勞瑟更(……
戀愛好辛苦,真的。(到底




 2016_09_02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8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