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與大天狗們 番外

Category: 陰陽師 同人文  

自寮設定
狗博狗&x



 
一、

「……博雅……博雅……博……」

啾啁鳥鳴喚醒尚在睡夢中的崇天,半夢半醒間,崇天雙手摸索著源博雅的身體,直到滾出被窩,才滿不情願的睜開眼睛。

崇天並非貪睡的孩子,前些時日還天天叫源博雅起床,這陣子不知是怎麼一回事,源博雅經常一大清早便不見蹤影,除了特訓弓術,崇天想不到需要早起的理由。

然而庭院並沒有射箭的颼颼聲響。

崇天心中悶得發慌,在榻榻米上滾了半圈,決定去找源博雅--或者至少向晴明或大天狗打聽出源博雅的行蹤--他穿戴整齊,沿著長廊來到庭院中央,清風和雅樂正和幾個不起眼的小妖怪玩耍,大天狗在竹林旁鋪了草蓆,一面注意兩個孩子的安危、一面著手製作新的笛子。

崇天悄悄展翼,從清風和雅樂頭頂飛過,來到竹林前面,不發出一點聲音,降落在大天狗身旁。

「大天狗,」他開門見山問道。「博雅去哪兒了?」

「誰知道?」大天狗正忙著,頭也不抬的回答。「你昨晚不是賴著他一起睡了,他早上出門的時候,沒吵醒你?」

崇天回憶,睡夢中確實察覺身旁有動靜,只是動作太過細微,他以為博雅不過是翻身罷了,並未多加留意。

「沒有……我去問晴明。」

崇天正欲離開,卻聽大天狗「咦」了一聲:「難道是照顧外面那些流浪貓去了?」

「貓?」

「這幾日,博雅經常捧著裝魚的碗出門,只說是餵貓,還說最近來了新的幼貓,這會兒恐怕正忙著玩貓吧。」

大天狗拿工具在細細的竹管上鑿開一個又一個小洞,淡淡地說。

「……他什麼也沒告訴我……」

大天狗不會騙他,也沒有理由騙他。崇天微側腦袋,想像源博雅身旁環繞著大小野貓,貓兒們溫馴磨蹭撒嬌的模樣,為何博雅從未提起,自己在外頭養了一群不會說人話的食客。

「你在天狗一族裡發育算好的,大概是怕你跟著,嚇著那些野貓。」大天狗抬頭,目光移到崇天身後強壯的雙翼上,有點壞心的笑了。「吃醋嗎?」

「我在意他隱瞞這件事。」

--好像我真的會吃掉那些野貓似的。

崇天還在沮喪,庭院另一端忽然傳來輕快的足音,源博雅回來了,一見到正在玩耍的清風和雅樂,便放下手中空碗,試圖親近兩隻小天狗。

「小小的好可愛--痛、痛痛痛痛痛!居然咬我……」

清風正玩得開心,誰知被源博雅一把撈起,長著薄繭的手指用力搓揉幼嫩的臉蛋,清風一個不爽便張口咬了源博雅的手,掙脫束縛,兀自跑遠躲進花叢間。

「還是雅樂乖。」

源博雅轉身抱起雅樂。雅樂難得遇到疼他的人,也沒有大哭大鬧,乖巧地躺在源博雅懷中撒嬌。源博雅樂了,輕拍雅樂的背,又捏捏雅樂的小鼻子,接著湊近吻了吻雅樂柔軟的臉頰。

看見這一幕,崇天的翅膀抖動一下,就要上前分開他們,大天狗及時擋住去路,笑著說了句「我去把清風帶回來」,也不理崇天的眼神訴盡委屈,逕自展翅飛向遠方。

崇天很快就冷靜下來,叮嚀自己不能表現出敵意。平穩情緒以後,他緩緩飛到源博雅面前,先打過招呼,才開始談正經事。

「大天狗剛才說,外面有很多流浪貓。」

「是啊,看牠們每天為了爭奪食物打架,連剛出生的小貓都被欺負,我聽從晴明的建議帶了些鮮魚給牠們,牠們吃飽喝足,就不會打架了。」

「要是哪天你不能餵了,該如何是好。」崇天蹙眉。「我去趕走那群貓。」

「喂,不要!」源博雅攔住崇天。「大的無所謂……小貓太可憐了。」

崇天幾乎無法掩飾內心的焦慮,同時又訝異自己竟然因為這點小事悶悶不樂。

不過是幾隻貓,過兩天就去別處覓食了,博雅只是暫時餵食牠們,並沒有投入感情,他是怎麼了,竟然和貓爭風吃醋。

「哦,說到小貓,」源博雅的語氣頓了一秒,溫柔輕撫懷中雅樂的頭髮。「我從大天狗那裡聽說了和這個小傢伙有關的事。黑晴明只打算培育清風,我就問了我能不能收養雅樂……」

這個話題成功轉移了崇天的注意力。他握緊拳頭,差點就跳了起來。

「……大天狗怎麼回答?」

「大天狗說他們的主子是黑晴明,得看黑晴明願不願意把雅樂讓給我。」語畢,源博雅把快要睡著的雅樂交到他手中。「不聊了,晴明還有委託拜託我做呢,等我晚上回來再告訴你詳情。」

「……路上小心。」

等源博雅的背影消失在庭院的另一頭,崇天搖醒在他懷裡睡著的雅樂,厲聲逼問。

「你是不是喜歡博雅?」

「嗚……哇……」

雅樂一驚醒,便看見平常總是給他糖吃的崇天橫眉直豎,以為自己做錯事了,也不曉得崇天在問什麼,低頭輕聲啜泣。

「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博雅?」

崇天搖晃雅樂的肩膀,重複問道。這次加重了語氣,把仍在抽泣的雅樂嚇得一愣一愣的。

「我喜歡……大天狗。」

雅樂面露恐懼,連哭都忘記了,小小聲的,坦承自己喜歡大天狗。

崇天緊盯雅樂小小的臉蛋,沉默數秒,想起雅樂的確說過,喜歡教他吹笛子的大天狗,崇天忽然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我也不准你打大天狗的主意。」

嫉妒使人發狂,這句話說得一點也沒錯。源博雅打算領養雅樂這件事,佔據了崇天所有思緒,好一段時間,崇天只思考著如何阻止源博雅領養雅樂、或是別的小天狗。

--然後他拋下哭哭啼啼的雅樂,振翅飛往黑夜山。


二、

自八岐大蛇沉寂以後,黑夜山的陰氣便不如以往旺盛,話雖如此,這裡仍是妖怪們的聚集地,晴明曾囑咐寮內式神,途經此處絕對不可掉以輕心。

可惜,再多叮嚀也阻止不了崇天。

也許是身為天狗一族的自信作祟、又或者是嫉妒心支配了他的行動,崇天無所畏懼,一路上飛飛停停,避開妖力鼎盛的地方,在黑夜山尋找著那個男人。

他運氣不錯,才剛飛上山頭,就瞅見黑晴明坐在石桌前冥想,散發出旁人勿擾的氣場。

崇天顧不得黑晴明的感受,只知道必須阻止事情繼續發展。他翩然自空中落下,在離黑晴明五步之遙停下腳步,凝視著傳聞中的京都之主。

「你是崇天。」

黑晴明老早就聽見風聲,似乎並不意外陌生者來訪。

「大天狗說了不少和你有關的事。特地上黑夜山找我,是不是想加入我的麾下?」

崇天臉上閃過一絲詫異,嚅囁道:「黑晴明……大人。」

既然有求於人,適度尊敬對方也是必要之事,偏偏崇天不諳禮節,思來想去就只有這個稱呼最為妥當。

「聽說您打算送走雅樂。」

「哼,大天狗說漏嘴了嗎?」黑晴明冷笑。「我的確想把雅樂送出去。至於要送去哪裡,我還沒決定。」

「……不是大天狗告訴我的。」

「那麼便是源博雅說的。大天狗和那傢伙相處久了,竟然也懂得什麼叫做惻隱之心。他是不忍心看我把雅樂送回天狗的部落,才詢問可否把雅樂轉讓給源博雅,不過我心意已決,他們無法改變我的想法。」

崇天知道附近有幾個天狗的部落,彼此之間經常爭奪地盤,絕大部份的天狗,都是好戰且殘忍的,雅樂還是個孩子,又失去了雙親,到了那裡只怕凶多吉少。

崇天雖然不像大天狗那般愛護雅樂,看在雅樂乖巧又曾經幫助過他的份上,自然不希望黑晴明把雅樂送去危險的地方,他考慮片刻,追問。

「為什麼要送走雅樂?」

黑晴明瞇起雙眼,納悶崇天為何如此好奇,但雅樂的去留也不是什麼秘密,既然崇天問了,他就大方回答。

「我領養清風是為了替補大天狗離開後的空缺,雅樂是自己主動跟上來,我才暫時收留他。」黑晴明簡單解釋了緣由。「如今有適合他的歸宿,豈不是很好?」

「雅樂長大了,也能成為優秀的部下。」崇天嘗試說服黑晴明。「黑晴明大人何不留下他?」

「得力的部下一兩個便足矣。雅樂能不能成為我的部下,得視他的努力而定,既然他沒有心思學習,就別怪我無情。」黑晴明起身,把玩著手中摺扇,將目光聚焦在崇天身上。「你和大天狗一樣,是來為雅樂求情的嗎?」

「不是。」

「難道是希望讓源博雅扶養雅樂?」

「……也不是。」

黑晴明歪頭,朝崇天露出意味深遠的笑容。

「要我收留雅樂,是需要代價的。」黑晴明說。「如果你願意和我締結契約,雅樂留在這裡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

崇天自由慣了,從未考慮過要成為某人的式神,就算要和人類締結契約,那個人也必須是源博雅。

可是,黑晴明若不留下雅樂,大天狗勢必會想盡辦法把雅樂帶回晴明寮裡,他要怎麼忍受博雅和大天狗身旁有別人的日子。

崇天猶豫許久,依然無法給出答覆。

「--算了。」

黑晴明見崇天猶豫不決,無奈地笑了笑。

「我才不想要另一個愛上人類的部下。到時候你和源博雅吵了,找大天狗一起躲回山上,我又得花心思把你們弄回來。」
崇天沒料到黑晴明如此輕易就放棄將他納入旗下,一時之間說不出半句話。

「那雅樂……」

「哼。雅樂是我帶回來的,當然是由我決定他的命運。你回去告訴大天狗,我是不可能把雅樂交給源博雅的,別再拿這件事煩我。」

「……我明白了。」

崇天不知道自己該感謝黑晴明、還是視黑晴明為敵人。他輕輕拍動翅膀,飛上高空,乘風離開妖氣籠罩的黑夜山。


三、

崇天剛回到晴明的庭院,就看見長廊邊緣有熟悉的身影。

雅樂的小翅膀顫抖著,蜷縮在大天狗懷裡啜泣。大天狗也不顧身上衣服滿是眼淚鼻涕,把雅樂摟進懷中輕聲哄著,崇天站在遠處看了一會兒,覺得眼前的情景似曾相似。

「崇天?」崇天正在發呆,大天狗一抬頭,便對上他的雙眸。「你去哪裡了?」

崇天不願讓大天狗知道他去過黑夜山,他刻意掩蓋住身上的氣息,也不答話,轉身就走。

「……呼。」

回房換上輕便的浴衣,崇天將方才穿出門的衣物直接扔進木桶,並找來蓋子蓋上,消滅來自黑夜山的妖氣,還沒整理好儀容,大天狗前腳已經踏入房中。

「你在做什麼?」

若是平日,大天狗肯定會留在原地安慰雅樂,只怪崇天形跡可疑,觸動到大天狗敏感的神經,把大天狗引過來了。

「……沒有。」

大天狗好奇地盯著崇天,深怕遺漏任何蛛絲馬跡。過了一會兒,問道。

「是不是和雅樂有關?我知道你在吃醋。雅樂只是個孩子,你別欺負他。」

崇天冷冷地哼了一聲,並不答話。

只隨意試探兩下,便明白崇天不高興的真正原因。大天狗側頭深思要如何消除崇天的不滿,解釋道。

「我和博雅對他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這句話直接碰觸到崇天心中最脆弱的那一點。崇天覺得自己根本就坐不住,情緒莫名焦躁起來,語帶哽咽的,朝大天狗低吼。

「我也……曾經,只是個孩子。」

「崇天--」

崇天還想說些什麼,卻硬生生閉上嘴,不想再理會大天狗,就要奪門而出。

大天狗飛向拉門,及時擋住去路,順勢抱住崇天,像以前一樣輕撫崇天的頭髮。

「想撒嬌的話,」崇天正想掙脫,耳邊驀地傳來大天狗的輕笑。「就趁現在?」

一股說不清是憤怒還是委屈的情緒自胸口炸開,崇天的腦袋空白了一秒,再次恢復神智時,已將大天狗壓倒在自己身下。
大天狗的雙手仍輕撫著他蓬鬆的頭髮,臉上沒有被壓倒的屈辱,就只有淺淺的微笑,停駐在揚起的嘴角。

那笑容,好像有幾分壞心。

「你欺負我!」崇天心有不甘,收回箝制大天狗的雙手,跪坐一旁,像個孩子似地,對正欲起身的大天狗大叫。「我要向博雅告狀!」

大天狗覺得好笑極了,卻忍住沒笑出聲,再次抱住崇天,把崇天摟進懷中摸頭。

「博雅說得沒錯。」學源博雅揉亂崇天的頭髮,大天狗對上崇天無辜又氣憤的眼神,說。「長大的就只有身體……心智果然還是孩子。」

聽大天狗這樣評論,崇天不開心了,卻又不願離開溫暖又熟悉的懷抱,他換了姿勢,躺在大天狗腿上,閉起眼睛,小聲嘀咕著。

「……你不回去照顧雅樂嗎?」

「你不必擔心他。來找你之前,我讓小紙人把他送去晴明那裡了。」

「喔……」

這意思是指,現在可以陪在他身邊?

崇天翻身,雙手牽著大天狗空下來的那只手,覺得心情慢慢舒緩下來、胸口也不再情緒高漲,但他還是想替自己平反,他早就不是孩子了。

「大天狗。」

「嗯?」

「……沒事。」

腦中忽然靈光乍現,崇天瞇起紫眸盤算著,舔了一下大天狗的手指,輕哼。

「晚上再說。」



FIN?


 2018_06_2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8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