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與大天狗們(下)

Category: 陰陽師 同人文  

自寮故事

R18狗博狗&狗x




 

  源博雅在宴席上說的故事,崇天沒認真仔細聽。其一是大天狗不在,崇天不習慣在人多的場合發言,其二是博雅讓神樂坐在身邊,崇天見狀決定當個懂事的孩子,喝完博雅帶回的酒便暫時去庭院散步,不打擾兄妹聯繫感情。

  宴席結束,他返回招待眾人的和室,在眾目睽睽下,將酒醉的源博雅揹回自己的居所休息。


  崇天讓尚有意識的源博雅趴在矮凳上,趁博雅還沒注意到自己身在何處,拆開綁在手臂上的圍巾,觀察傷口。

  雖然被帶有靈力的箭矢劃傷,再怎麼說也是妖怪的身體,自癒力是正常人的數倍,此刻肩上的傷已自然癒合,不再滲血。

  確認傷口不會妨礙行動,崇天點燃燭火,換上另一套玄黑的浴衣,湊近半坐半躺在榻上的源博雅,小心翼翼的抱住源博雅酒醉癱軟的身體。

  源博雅呻吟一聲,轉過身子,變成像是崇天把人抱入懷中的姿勢。崇天一面用手指撫弄源博雅的臉頰一面想,能夠清楚地看見表情,這樣正好。

  時間靜靜地流逝。待屋外喧囂遠去,崇天稍微加重手指撫摸的力道,柔聲問。

  「博雅,醒著嗎?」

  「嗯……嗯?」

  半清醒的源博雅虛應一聲做為答覆。

  「博雅今天開心嗎?」

  崇天等待許久,卻未等到源博雅回覆。

  想來也是,源博雅才剛結束長達數月的旅行,一路上舟車勞頓,肯定累壞了。

  崇天考慮著,不要打擾博雅,讓博雅好好睡一覺,過兩天再辦正事,可朝思暮想的人近在眼前,他掙扎許久,最終敗給內心的慾望。

  「博雅……我說過不會讓你睡著。」

  手指梳開纏繞在源博雅頸間的烏黑長髮,崇天低首親吻那細如絲綢的長髮末梢,接著動作輕柔的讓源博雅在塌塌米上躺好,自己則跪坐一旁,彷彿捕獲獵物的獵人,愉悅地思索著要從哪裡開始。

  目光緩緩落到眼前繁複的衣物上。

  聽說神樂要參加宴席,源博雅特地穿著整齊,並得意洋洋的告訴他,這是貴族才有資格使用的布料。

  崇天跟著大天狗的時間比較久,大天狗教會他許多知識,但是與人類有關的繁文縟節,他僅略知一二,此刻他打量起源博雅穿在身上的衣物,好奇貴族與平民的分別。

  在火光折射下,淺金色的布料似乎籠罩著一層微弱的光暈,上衣與衣襬同樣用金色的線縫紉接口,純黑的裙褲邊緣則覆蓋著密密麻麻的箭羽圖樣,崇天雖非人類,卻也明白如此細膩的繡工足以彰顯出穿戴者的高貴身份。

  只是,再如何昂貴的衣物,總有脫掉的一天。

  就像源博雅身為貴族武士,除去那些頭銜名份,也只是個普通的男人。

  崇天解開扣在源博雅胸前的釦環和腰帶,衣物立刻鬆散地自身側滑落,方才還衣冠楚楚的源博雅,赤裸的模樣輕易就暴露在崇天眼前。

  崇天並非第一次看見源博雅袒胸露乳。小時候,博雅經常和他一起洗澡,只是孩子單純,不曾浮想翩連,現在的崇天,只會被眼前的畫面勾起性欲。

  「博雅……」

  崇天輕笑,低頭吻了吻源博雅衣領處深色的污漬,親吻突出的喉結,以及柔軟的耳垂。

  「醉成這樣……酒都喝到衣裡了……」

  說著,一把攫住源博雅的下顎,直接吻上還沾著酒液的薄唇,輕咬啃吮,放任慾望肆虐。

  「呼……唔--?」

  唇齒熱烈摩擦引發源博雅的生理反應,源博雅幾乎是趨向本能的回應崇天的吻,雙腿不安份地踢蹬幾下,就軟軟往左右兩邊張開,任侵犯者恣意蹂躪。

  「博雅……這是在邀請我嗎?」

  崇天興奮不已,發狠啃咬源博雅被咬得微腫的下唇,雙手同時動作,一左一右拉扯淺棕色的乳頭。

  原本打算溫柔以待,可是博雅的反應可愛十足,崇天忍不住施力、又更粗魯了些,他想聽博雅吃痛的呻吟,或者因為他撫揉敏感處淫蕩浪叫,光是想像這些,他就感到血脈賁張。

  「崇……」

  源博雅的身體因胸前微妙的觸感彈跳一下,赤紅眸子打開一道細縫。

  「崇天……?」興許是酒力未退,源博雅的思緒依舊混濁。「……夢……?」

  崇天沒回答彷如喃喃自語的疑問。他爬進源博雅為他張開的雙腿之間,雙手將已經張開的雙腿推開到極限,俯身啄吻柔軟的唇。

  彼此的男性象徵,因為姿勢的緣故緊緊貼著。崇天舔掉源博雅嘴邊的唾液,視線滑過平坦的腹丘,停在他們幾乎重疊在一起的下體,他伸手揭開浴衣,膨脹的慾望接觸到空氣,疼得他倒抽一口氣。

  「崇……喂、崇天……」

  源博雅掙扎兩下,好不容易靠自己的力量撐起癱軟的身體,一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便是崇天勃起的陰莖,如拉滿的弓一般抵在胯間,難為情的一景讓平日颯爽的武士啞了嗓子,說不出半句話。

  崇天覺得這個反應可愛極了,他噙著笑意把人壓倒在榻榻米上,沾染唾液的手指繞過分身根部下方的小球,鑽進還有些乾澀的後庭,小心地擴張甬道。

  源博雅是有經驗的,沒過多久,小穴就習慣了手指的存在,甚至主動收縮穴口,貪婪地吞食手指。

  「嘶……」

  崇天撤出手指,挺直背脊,看著分身前端毫無阻礙攻進源博雅的私密地帶,先是插入兩個指節的長度,再一口氣挺進全部。

  「崇……啊!」

  源博雅仍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夢境。

  如果這是現實,自己為何沒能拒絕崇天求歡;如果是夢境,這股幾欲射精的興奮感又是怎麼一回事。昏沉的腦袋陷入混沌,開始依憑肉體上的歡愉誠實回應。

  「博雅……舒服嗎?」

  「舒、服,給我……更多……」

  崇天引導源博雅的手來到雙方交合處,教那隻手用虎口摩擦分身根部,只上下撸動幾下,源博雅便被指間粗糙的觸感激出淚水。

  「這裡被欺負得紅通通的……」

  崇天抬高被自己壓在下方的其中一隻腳,注視他們連接在一起的部位。

  後庭附近幼嫩的肌膚,已經磨擦出一塊淺紅的印子,等源博雅清醒,這會成為佔有的證據。

  崇天因此再度興奮起來,霸道的壓在源博雅身上,從另一個角度更加猛烈的頂撞甬道的敏感處,激得身下的人放聲淫叫,並在最後一刻抽出分身,將滾燙的精液射在源博雅的腿間。

  「博雅?睡著了嗎……」

  源博雅因為過於激烈的抽插,射精後就昏了過去。

  待興奮感完全消逝,崇天將自己與源博雅身上的白濁清理乾淨,溫馴地在源博雅身側縮成一團,帶著滿足入睡。





  「大天狗,給我解釋清楚!」

  當源博雅闖進房裡時,大天狗才剛完成黑晴明交代的任務,一臉疲憊,正打算休息。

  源博雅大剌剌踢開拉門,闖進他的住所,如此冒失的行為,換成是別人,早被轟出門了。

  「你要我解釋什麼?」

  大天狗慢條斯理問道。

  「我把崇天交給你照顧,是因為信任你!結果你、你教崇天做那種事!」

  聞言,大天狗大概猜到崇天做了什麼,他揚起嘴角,調侃怒氣沖沖的源博雅。

  「博雅昨晚舒服嗎?是不是被押著來了好幾次?」大天狗語氣頓了一下,補充。「早跟你說過,崇天長大了。」

  「崇天小時候那麼可愛,哪可能……」回憶起昨晚的一切,源博雅滿臉通紅。「……定是你教壞他!」

  大天狗挑眉。他還想告訴源博雅,自己也是受害者,至於性慾旺盛這檔事,是因為崇天年輕,怨不得他。正想開口,卻見崇天悄悄從外頭溜進室內,朝他比了噤聲的手勢。

  「博雅。」

  源博雅的背脊在聽見崇天的聲音時變得僵直。崇天走進源博雅與大天狗之間,臉上的表情像是孩子一般雀躍。

  「博雅以前說,要帶我上山狩獵,不知今日是否付諸實現?」

  「……你還記得?」

  源博雅倒是愣了下,大概也沒想到崇天會重提舊事,暫時先把心中的憤怒與不快扔到一旁,認真考慮起上山路線。

「我不僅記得,這雙翅膀還能載你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源博雅瞥了一眼崇天身後的大翅膀,不得不承認他的小崇天長大了,他不知所措的抓抓頭,差點忘記回應。

  「……好啊,你揹得動我的話。」

  崇天轉身面對大天狗。

  「大天狗要去嗎?」

  「我才剛替黑晴明大人辦完事,晚點還要去黑夜山回報結果。」語畢,大天狗揮手趕人。「你們去玩吧。」

  送走崇天與源博雅,大天狗回到自己的床位躺好,伸手摸了摸身旁的空位,心裡還是有點吃味。

  半夢半醒間,他突然想到前陣子與崇天喝酒,不慎聊起源博雅是否會再帶小天狗回家的話題。

  他忍不住笑了。他喜歡看崇天吃醋,正如他偏愛源博雅發怒的神情。

  「博雅……再抱一隻小天狗回家。」


-FIN-



 2018_06_13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8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