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與大天狗們(上)

Category: 陰陽師 同人文  

自寮故事
狗博狗&狗x


 

  等待是漫長的。

  無論是等博雅回來,還是等大天狗回來,對崇天而言都是漫長的,而這漫長的等待,即將在這一天劃下休止符。

  沒錯,博雅就要回來了。

  一大清早,崇天就杵在通往町中的小路旁發呆。這裡是前往町中的必經之路,也是回寮的唯一一條路,他一面等待熟悉的身影出現,一面想著前幾天晚上,大天狗微醺時不慎脫口而出的戲言。


  「博雅如此熱心,也許會抱別的小天狗回家。」

  「別的小天狗?」

  大天狗側躺在案前,浴衣鬆垮垮的包裹著身體,酒溫熱了白皙的臉頰和頸部,將之染得通紅。崇天略微緩下替大天狗按摩肩膀的動作,瞇起紫眸在腦中描繪源博雅照顧別的小天狗的景象。

  「你會吃醋嗎?」

  「不是都有你做例子了?」大天狗回首,輕捏崇天的鼻尖。「你呢?吃醋嗎?」

  崇天猶豫了一會兒。

  「像雅樂一樣乖巧的話,我接受。」

  「哪個孩子不是調皮搗蛋的?雅樂是特例。」

  「我小時候很乖。」

  「你哪有乖。」

  大天狗伏在崇天身上,趁著醉意吻了崇天柔軟的耳根。崇天聽見大天狗的輕嘆,嘆息伴隨著規律的呼吸,拍打他敏感的頸間。

  接著,崇天把大天狗按在地上,用力咬了大天狗的頸子。那一瞬間,崇天坦承自己是挺壞心的。


  崇天揮去腦中煽情的畫面,忽然看見大路另一端浮現一道人影。那人一身唐紅衣裳、手提大小包袱、揹著一把大弓、馬尾高高束起--歸來的年輕武士,並沒有遮掩自己的好心情,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朝路途終點前進。

  崇天幾乎快要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卻忍耐著沒有立刻上前迎接。他想測試博雅是否認得他,當初他氣沖沖的朝大天狗大喊「博雅認得」,他對博雅有信心,博雅絕對不會忘記他的。

  人類的視野比妖怪狹窄數倍,因此源博雅還沒能發現他。崇天在原地轉了幾圈,又苦苦等待了好一會兒,終於,在源博雅經過他眼前時,對上了他的視線。

  「……崇天?!」

  源博雅足足愣了三十秒之久,才闔上大大張開的嘴巴,手指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崇天,準確無誤的說出名字。

  「博雅!」

  崇天開心極了,霎時綻開笑顏,展翅飛到源博雅面前,像個孩子似的抱住源博雅,又親又蹭。

  「喂喂喂別親啊,我身上都是汗--」

  源博雅費了一番功夫才推開雀躍到失去理智的崇天,嘴角微揚,認真打量起眼前的成年天狗。

  「原來大天狗沒有騙我啊。」仍舊是一臉訝異,源博雅目不轉睛的盯著崇天。「我剛才還在想,這隻大天狗的羽毛顏色怎麼那麼眼熟,和我以前抱回家的小不點怎麼那麼相似……原來真的是你。」

  經歷相認的激動,崇天身後羽翼凌亂,他卻沒打算整理,只笑著接話:「大天狗最誠實了,怎會騙人。」

  「哼。他前陣子寫信給我,說你長大了,我和他在信裡吵了一架,說孩子哪可能長那麼快--」言及此,源博雅遲疑數秒。「不過神樂也是許久未見就往上竄了好幾吋,還有那個叫彌助的小鬼,手伸直都能摸到我的肩膀了……孩子的成長速度,還真是驚人……」

  「倒是博雅沒怎麼變。」

  崇天再次抱住源博雅,克制著沒有直接吻上誘人的薄唇,僅以鼻尖小心蹭著源博雅汗濕的臉頰。

  不能惹博雅生氣。不能做會讓博雅不開心的事。大天狗叮嚀的每一句話,崇天都當成戒律牢記著。

  源博雅笑了笑,伸手揉亂崇天梳理整齊的頭髮,左顧右盼。

  「話說大天狗怎麼沒和你一起等我?」

  「大天狗幫黑晴明大人辦事去了,明天才會回來。」

  「又幫黑晴明辦事?」源博雅有些失落的拍拍懸掛在腰間的葫蘆。「可惜,我帶了好東西回來呢。」

  崇天垂眸望著看似沉重的葫蘆,猜想裡頭大概是博雅從哪裡尋來的美酒。他鬆開手臂,理了下身上的衣著。

  「博雅想喝酒,我可以陪。」

  「你會喝酒?」

  「大天狗教我的。」崇天挺胸。「譜曲、下棋,和戰鬥的技巧也都教了一些,絕不會讓博雅無聊。」

  「哦?」

  源博雅臉上因為旅途疲憊的神色頓時消散。好戰的武士精神抖擻,拉著身旁的崇天快步邁向歸途。

  「好啊,就讓我親眼確認大天狗傳授給你的技藝吧,可不能讓我睡著哦?」





  崇天從源博雅手中接過沉甸甸的酒葫蘆,吩咐小紙人準備簡單的宴席,從房中取出笛子,來到源博雅面前。

  「博雅是不是很久沒和大天狗合奏了?若是無聊,我同你合奏一曲?」

  「大天狗教過你哪些曲子?」源博雅問,卻又馬上搖頭。「我還是習慣和大天狗合奏。」

  「……沒什麼,只是些簡單的小曲。」

  崇天見源博雅不願與他合奏,說不出心中有多失望,好在他的笛藝原本就沒有多好,無須在博雅面前出醜,也算逃過一劫。

  「那博雅要不要下棋?一局的時間,足夠小紙人準備酒菜了。」

  「打發時間倒是沒問題……可我不擅長下棋,這東西是晴明在玩的,我若輸了,你又要笑我。」

  「我怎麼會笑博雅。」抱緊疼愛都來不及。「或者,我們來比試一場?我不會傷著博雅的。」

  「我就在等你開口!」好戰的武士提起大弓,豪氣咧嘴而笑。「先說好,不准學大天狗用御風術吹歪我的箭,這是犯規!」

  「大天狗沒教我用這招對付你。」

  崇天振翅飛上櫻花樹,站在高處俯視正在拉弓活動筋骨的源博雅。

  「不過,博雅的箭真的能射中我嗎?我不是練習用的標靶,就算不使用御風術,想要瞄準也有一定難度。」

  源博雅從隨身攜帶的箭袋取出箭,輕哼。

  「我以前講的那些除妖伏魔的故事,你都忘得一乾二淨啦?還是說長大就翅膀硬了,忘記當初是誰趕跑想吃掉你的妖怪,把你帶到這裡養大的?」

  崇天看著源博雅舉起大弓、將箭矢搭上弓弦,拉弓的手臂肌理突顯,與射出的箭形成一條優美的曲線。

  --好想告訴源博雅,他不曾遺忘他們共同經歷的任何一件事,即使是不重要的日常細碎瑣事。

  在他仍是個小小孩的時候,源博雅每天給他吃飽穿暖、任他撒嬌,從深山帶回許多動物朋友陪他玩,他們還約好以後要結伴修行、消滅危害人間的惡鬼。

  現在他已成年,不能像以前那樣撒嬌。無論他多麼渴求那雙挽弓的手在深夜撫他入睡,那雙手再也不會主動輕柔拍撫他的背。

  崇天怔怔回憶著,不知不覺有些入神。

  「哼,你不要小看我!」

  見崇天沉默不語,並未專心應敵,源博雅輕啐一聲,在下一發射出的箭中施加了靈力。

  深紅箭羽在青空劃開一道赤色口子,自崇天眼前呼嘯而過,崇天抬起右眉,依然神色自若。

  「是博雅沒有用盡全力。」

  崇天輕輕鬆鬆閃過迎面飛來的箭,展翅飛上高空,笑道。

  「我又不是以前那個連飛都不懂的孩子,你這樣放水。」

  「……嘁!」

  源博雅雙眼緊盯著在空中盤旋的崇天,伸手摸向箭袋,將最後一支箭搭上弓弦,放手。

  崇天察覺到一股懷著殺意的凌厲氣息朝自己席捲奔來,那一瞬間,他已經準備好要躲開這次攻擊,同時對於這股殺意又感到十分困惑,這竟成為他沒有閃避的理由。

  「崇天!」

  源博雅雖然不服,卻始終保持沉著,唯有保持沉著,才能引發潛在的力量,然而在看見崇天沒有躲開的時候,年輕的武士終究是著急了,箭的軌跡向上偏移了點,勾破崇天的衣物,往無垠青空飛去。

  四肢百骸遭受到強大衝擊,崇天差點就暈了過去。他勉強維持著平衡,跌跌撞撞的在源博雅身旁降落,手遮住衣物破損之處,感覺到些許濕意。肩上火辣辣的疼痛,讓他知道自己受傷了。

  「崇天,沒事吧?」源博雅一個箭步上前,拿開崇天的手,查看傷勢。「剛才很危險,你怎麼沒有躲開?」

  就連平常不怎麼敏銳的嗅覺也聞到了血的腥味。即便如此,崇天仍不認為源博雅會傷害他。

  「博雅不會讓我受傷。」

  崇天說道。卻更像是說給自己聽。

  「你在說什麼,這不是受傷了嗎?都流血了!」源博雅氣急敗壞的扯下自己的圍巾,手忙腳亂替崇天包紮傷口。「雖然只是打發時間,也是要認真的!早知道你不想認真,我就收手了!」

  「我是不是惹你不開心了?」

  崇天還是不懂源博雅為何會對他顯露出殺意,他茫然地歪頭問道。

  「……沒有。」源博雅搔頭,大概也不知道如何和崇天溝通,只好搬出大天狗作為例子。「還是大天狗懂分寸,知道什麼時候是玩、什麼時候該認真。」

  「博雅會弄傷大天狗嗎?」

  「是不會……」源博雅小聲回答著,因為不知如何解釋而感到煩躁。「總之你記住,剛才不躲開很危險!」

  儘管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崇天仍點頭答應源博雅,下次再遇上危險的場面,他會記得躲開。

  「好……那我們去喝酒!這一路上有好多奇聞軼事,我都還沒跟別人說過呢!」

  以為崇天終於明白自己的意思,源博雅鬆了一口氣,大方地拉著崇天沒有受傷的那隻手,走向小紙人準備宴席的場所。

  「我讓小紙人把晴明他們叫來吧,人多了才有趣。」

  大天狗未曾提及,原來那雙挽弓的手,不僅會在夜裡撫他入睡、輕柔拍撫他的背,還能將力量轉化為傷人的箭矢。

  崇天為自己不能取代大天狗陪伴源博雅而傷心,又為源博雅並未把他看成大天狗的替身感到欣喜。

  這樣的源博雅,他很喜歡。





 2018_06_06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8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