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崇天(下)

Category: 陰陽師 同人文  


自寮設定+故事
預設互攻偏狗博
7000
 
 

  大天狗最終接受了小崇天的存在。

  接受不等於喜歡。大天狗接受的原因是源博雅和小崇天建立起感情了,無法強行分開。另個原因是,源博雅為了妥善照顧孩子,做事比以前上心,大天狗覺得這是好事,便未出手阻勸。

  在不擾亂彼此生活的前提下,源博雅想幹什麼,大天狗極少加以干涉,僅偶爾在受到事件波及時,出面提點兩句,他給予充分的自由,只盼孤傲的武士願意每晚回精心裝飾的鳥籠休息。

  他忘記人是會變的。在源博雅把照顧小崇天視為己任的現在,他再如何耐心等待,一心追逐目標的鳥兒也不會歸巢。


  夜悄悄降臨。大天狗蜷縮在被窩,將自己包裹在溫暖的羽翅中,思緒漫無邊際漂流,總離不開源博雅的左右。

  他在意門外是否有涉雪前來的腳步聲,卻把雙耳藏進被裡,不願聽見遠方的歡笑,只因多餘的聲音會使這個被人遺忘的角落更加孤寂。

  大天狗躲在被窩裡,扳著手指頭計算他與博雅多久未見了。五天?還是七天?博雅本就是坐不住的個性,又老是幫晴明做委派,現在還要照顧孩子,經常忙碌得不見人影。

  接著大天狗領悟到一個事實:若他不主動出現在源博雅面前,這個粗線條的笨蛋在忙碌之餘根本不會記得抽空過來看他。

  博雅大約是想著,等忙完就去找大天狗,結果孩子一哭,又把要來探望的事擱置腦後了。

  他得主動靠近博雅,在博雅心裡多佔一份位置,把其他不相干的人都擠出去——最好把那隻小天狗也擠出去——博雅才不會忘記他有多好。

  大天狗踢開被褥,起身換上外出的裝束,走出和室,雪靜靜飄落在肩上,彷彿無聲的安慰。

  接著,大天狗展開雙翼,飛越樹叢、飛越冰結的池塘,不多時便來到小崇天的居所。

  門半掩著。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大天狗飛到門邊,在門外等待了一會兒,輕巧地鑽進和室,小崇天抓著被單睡得正香,源博雅則半跪一旁,在火光搖曳下整理著需要清洗的衣物。

  大天狗悄然無息的走向博雅。

  他知道博雅注意到他來了,縱使他並未出聲。他小心翼翼的避開髮絲散落的位置,動作輕柔的趴在博雅的背上。

  「博雅冷嗎?」

  大天狗控制著說話的音量,搓熱雙手敷在博雅臉上,然而博雅的體溫比他高出太多,反倒像是他在取暖。

  「冷死了……你沒烤完火再出門?」

  源博雅抖了一下,撥開大天狗的手,皺眉問道。

  「你又不在。」大天狗好整以暇的回答。「我不畏寒。」

  源博雅丟下尚未整理的衣物,揹起硬是賴在背上的大天狗走了一小段路,最後在拉門外側鬆手。

  大天狗立刻帶上門,倚在門前看著一臉茫然的源博雅。

  源博雅不懂暗示,只能由他主動出擊,他也早就想好藉口,只剩引導博雅今晚去他那裡過夜。

  打定主意,大天狗開口了。

  「你託我整理的曲譜,我重新謄寫了,只剩一些不確定的段落尚未修正,你找個時間來我那兒看看?」大天狗不動聲色的邀請著。「或者你待會有空?」

  「我還以為怎麼了,大老遠跑來只說這件事。」源博雅不疑有他,認真考慮了下行程。「我過兩天再找你拿。今晚……也行,反正小的睡了。」

  「我等你。」

  大天狗壓抑著期待,淡淡地回應道。源博雅丟來一個「放心」的眼神,繞過大天狗走進他身後那扇門,大天狗則默不作聲地,轉身飛回自己居住的地方。



  大天狗久違地在圍爐生了火,明亮的火光照亮陰暗的室內,四周頓時溫暖許多,稍微有像人居住的樣子了。準備妥當以後,大天狗換上浴衣,端坐在圍爐旁烤火,等身體暖和起來,重新舖好被單,鑽進被窩暖被。

  「大天狗?」

  源博雅進門時,大天狗假裝睡了,並未起身回應。博雅輕聲喊了一陣,見大天狗沒有反應,逕自脫下靴子,盤腿坐在大天狗身旁,展開一旁整理整齊的曲譜閱讀。

  大天狗保持著側躺的姿勢,眼睛偷偷睜開一條縫隙。

  源博雅的背影就在前方,伸手便能觸碰到的距離,近在眼前,卻又遙遠。大天狗伸長右手,好不容易勾到源博雅身上的衣物,另一隻手跟上,環繞住武士柔韌的腰,手指探進錦衣華服,隔著貼身衣物撫摸柔軟的腹部。

  「……想要我陪你就直說啊!」

  正專心讀著曲譜的源博雅眉頭緊擰,沒好氣的回頭瞪了大天狗一眼。

  「你會陪我嗎?總是這麼忙,只記得那個孩子。」

  頭靠在源博雅背上,大天狗略帶醋意問道。

  「……我是打算等忙完再來找你。」

  源博雅也聽出了話中酸味,搔搔頭,有些心虛的移開視線。

  大天狗的身體已經被火烤暖了,他拿走源博雅讀到一半的曲譜,用力扯了下手中的錦衣華服,博雅被他拉著,動手脫掉外衣,僅著貼身衣物滾進被裡。

  大天狗將臉埋進博雅懷中,滿足地揚起嘴角,不久前因為孤獨而顯得頹喪的情緒,被熟悉的體溫及體味安撫著。

  「你交代的事,我都有做好,是不是該給我獎勵?」

  收手摟緊源博雅的腰,大天狗故意語氣曖昧的問道。

  「你想做就做啊……我什麼時候拒絕過你……」

  源博雅輕哼一聲,明白大天狗意有所指,不自在的扭過頭,隱藏發燙的臉頰。

  大天狗卻想,你拒絕我的次數可多了,自從小崇天闖進我們的生活,別說同床共枕,連擁抱都少了,說話還得看孩子臉色。

  「說得好像我腦袋裡只有那檔事似地。」大天狗輕笑,捱近源博雅的臉龐。「博雅,你想獎勵我的話,就多聊幾句再睡……我們很久沒有聊天了。」

  年輕的武士訝異地揚眉,似乎不相信大天狗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他可是做好被幹翻的心理準備了,誰知大天狗一點慾望也沒有。

  「好啊,你想聊什麼,我陪你。」

  大天狗沈默了一會兒,思考彼此之間哪些話題有意思。

  其實,對大天狗來說,聊什麼都一樣,人類的世界與他無關,他只是喜歡聽博雅說話,喜歡那雙紅眸專注地望著他,不管博雅說什麼,都能讓他樂上一整天。

  「不如說說,你又幫晴明做什麼委派去了。」

  「哼,說到委派我就生氣。」

  想起不愉快的回憶,源博雅冷哼一聲。

  「村裡那個老太婆真的有夠狡詐,說東西拿回來要請我們大吃一頓,完美達成以後又賴帳!」

  源博雅握緊拳頭重重捶了一下舖在榻榻米上的被褥,臉上仍掛著受騙後的不甘。

  大天狗一邊聽著,一邊小心翼翼地將翅膀蓋在源博雅身上,把博雅整個人包得緊緊的。

  「你不也經常賴帳?」

  「啊?我什麼時候賴帳了?」

  大天狗輕舔源博雅攤開的手心。

  「你就是有……我還待在黑晴明大人那裡時,你來找我,想和我親熱,結果每次都先喝醉了,又推脫說頭痛動不了,總叫我忍耐。」

  源博雅呆愣著回想半天,好像確實有這回事,如今舊事重提,想賴都賴不掉,只好摸摸鼻子認栽。

  「你默不吭聲一句埋怨也沒有,我以為……」說著,源大少爺竟面紅耳赤起來。「不然你……忍了幾次,我給你啊!」

  大天狗又舔了下博雅的手心,沒回答這個問題。

  「那麼久的事就別再提了。我們聊些別的?」

  大天狗何嘗不想抱博雅,可是夜太短了,抱完以後,博雅睡了,就沒人陪他說話了。

  「好啊……那,我來講講前些日子……我和晴明上山除妖那件事。」

  最後,在源博雅詳細述說他們是如何找出做亂的惡鬼時,大天狗忍不住睡著了,熟睡中理應是沒有知覺的,大天狗卻感到十分溫暖。

  就好像回到了幼兒時期,窩在雙親的懷抱中一樣安心。

  他擁抱著這股溫暖的氣息,沉入了夢境。



  習慣孩子的存在以後,平穩的過了一個月,又有意想不到的波瀾。

  源博雅接受家族的委託,前往遠方籌備河神的祭禮,只讓晴明帶了口信,要大天狗暫時照顧小崇天,收到消息的大天狗心想,這件事夠他生氣半輩子了。

  他本欲追上博雅,當面拒絕照顧小崇天,可他熟知博雅的脾性,若他嚴厲拒絕,博雅肯定會帶著孩子上路,比起一人獨行,帶著孩子四處跑的源博雅更讓大天狗無法放心。

  明明不喜歡小崇天,卻無法無視博雅交代的事務,儘管大天狗為此不悅,他知道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為了維護感情選擇逆來順受。

  他左思右想,其實這事也不難辦。只要持續供給食物,體型自然會成長,即使省略互動,只盯著小紙人照三餐送飯,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吧?

  大天狗思忖,雖然不清楚博雅什麼時候回來,只要小崇天沒有餓死、凍死,自己便算是盡到照顧的責任,其餘瑣事不聞不問,倒也輕鬆。

  於是時間在小紙人辛勤送飯的身影中緩緩流逝。博雅走後大約一個月,天氣逐漸暖和起來,春天降臨了。

  晴明邀大天狗參加城裡的櫻花祭,大天狗婉拒了。每年初春時分,他總是與博雅一同飲酒賞櫻,今年博雅不在,櫻花再美也沒有意思。

  大天狗在這片土地生活了百餘年,數不清看過幾次春櫻綻放,四季變化早就了無新意,尋常人珍惜虛幻的美景,他珍惜的是和他一起賞櫻的人。

  ——那個現在不在他身邊的人。

  目送晴明和神樂出門後,大天狗回到庭院,想起自己已經許久沒吹笛子了,便在地上舖好竹蓆,坐著修繕樂器,接著試奏起新曲。

  一顆玲瓏小球滾過草地,靜悄悄的撞上大天狗的小腿,行雲流水的笛聲剎然停止,大天狗放下笛子,因為情緒被打亂顯得有些不悅。

  他瞥了一眼小球,順著球前進的方向,看見小崇天躲在庭院的櫻樹後面,探出半顆頭怯生生地望著他。

  即使久未互動,也看得出小崇天的體型有所成長。每日吃飽喝足,羽翼豐潤,已經脫離需要時時刻刻看顧的幼兒期,是能夠學飛的年紀了。

  小崇天不敢與他對視,膽小地縮回視線,而後戰戰兢兢的跑到他腳邊撿回小球,在偌大的庭院尋找了一陣,沒找到想見的人,才大著膽子喊了一句。

  「大天狗,博雅……博雅在哪裡?」

  大天狗不願意互動,卻不得不回答小崇天的疑問。

  「博雅走了。」大天狗想起博雅和小崇天之間的親暱互動,心裡沒來由的冒火。「博雅不要你了。」

  大天狗只是藉此發洩內心不滿,可孩子單純得如同白紙,是騙不得也不能騙的。小崇天一聽,以為博雅真的厭惡他、拋棄他了,眼眶霎時盈滿淚水,眼看就要嚎啕大哭,惹得大天狗改口:「你再哭,博雅不回來了。」

  「我想要、博雅回來……」

  小崇天強忍住眼淚,委屈地盯著抱在懷裡的小球,像是在埋怨博雅不在,沒有人疼他、也沒有人陪他玩,小小的身影顯得孤獨又寂寞。

  大天狗也希望博雅回來……回到他身邊,不再離開。

  是因為他們同樣喜歡博雅嗎,大天狗覺得自己可以理解小崇天想要博雅回來的心情。

  他仔細審視小崇天的樣貌。外表像是四、五歲的人類小孩,雪白的頭髮比前些日子留長許多,翅膀依舊軟軟垂在身後,恰好是適合學習飛行的年紀,再遲一段時日,就永遠無法展翅翱翔了。

  「你很喜歡博雅?」

  大天狗一把抱起小崇天,問。

  「我喜歡博雅!」小崇天對博雅的名字很有反應,立刻昂首回答。「也喜歡大天狗!」

  大天狗訝異地微側腦袋。他以為自己做過太多傷害小崇天的事,是沒有資格被愛的。

  「我不像博雅,時常陪你玩,讓你撒嬌,還老是兇你,欺負你……」

  「博雅喜歡大天狗,我也喜歡大天狗。」

  小崇天不再害怕和大天狗說話,眨眨眼,沒有猶疑,摟住大天狗的脖子,靠近吻了他的臉頰。

  嘴唇溫軟的觸感融化了大天狗冰冷的心。大天狗模仿博雅揉亂小崇天雪白的短髮,在那小小的鼻頭留下自己的吻。

  小崇天很是高興,雙手捧住大天狗的臉,興奮地又蹭又親,直至碰觸到嘴唇才停下。

  「唔……」

  大天狗從未與博雅以外的人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小崇天的示好令他十分困惑。

  「我在想什麼……他只是個孩子。」

  大天狗想問小崇天,是否也吻過博雅,若真是如此,他可按捺不住醋意,隨後又嘲弄自己,跟一個孩子計較做什麼。

  更何況,博雅喜歡小崇天、小崇天也喜歡博雅,並沒有哪裡不好,以後他忙不過來的時候,就把博雅扔給小崇天照顧,他會嚴格調教小崇天,不會讓博雅失望。

  大天狗抱著小崇天進屋找了髮圈,將那頭及肩短髮打理成乾淨俐落的馬尾,默默盤算著如何教育這個孩子。

  學飛是必要的。還得學一些戰鬥技巧。為了和博雅合奏,要通音律。日常生活,要知道博雅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每一項都是不得馬虎的事。

  從這天起,他和小崇天都不再寂寞。小崇天忙著學習各式各樣的知識,而他成為小崇天新的奶爸,甚至比博雅還稱職。

  再也不需要小紙人送飯了。




  在春季接近尾聲的一天,源博雅罕見地寫信給大天狗。

  確切的說,是寫信給大天狗和小崇天。

  大天狗把晴明交付給他的信收進袖裡,腳才剛踏進庭院,小崇天便飛也似的撲進他懷中,彷彿見著獵物。

  「博雅!有博雅的味道!」

  小崇天在大天狗懷裡蹦蹦跳跳,扯亂大天狗身上的衣物,尋找有著博雅氣味的物品。大天狗雙手拎起小崇天,要小崇天在旁乖乖站好。

  「是博雅寫信回來了。」大天狗淡淡說道。「說夏末能回來。」

  小崇天身後一雙羽翼微微搧動,大天狗知道這是高興的表現。

  「我估計下時間,等博雅回來,你也差不多成年了,不曉得博雅是否認得你。」

  「博雅認得!」

  小崇天生氣地跳了起來,狠咬大天狗的手,覺得不管自己變成什麼模樣,源博雅都不會忘記他。

  「好,博雅認得、博雅認得。」大天狗不禁芫爾,收回被咬的那隻手,稍微替小崇天整理了下鬢邊凌亂的髮絲。「你乖乖待在庭院不要亂跑,我上山摘些水果回來。」

  自從大天狗接手照顧小崇天,小崇天就再也沒碰過晴明寮裡的料理了,這是因為大天狗不習慣人類的烹調,寧可三天兩頭往山上跑,也要給孩子真正營養的食物。

  在大天狗悉心照料下,小崇天飛速成長著,不僅學會飛行,也逐漸懂事、不再貪玩、也不再愛撒嬌,無論是學習的進度還是成長的速度,都按照大天狗的預定前進著。

  大天狗很喜歡這個乖巧、不會違逆他主意的的孩子,每過一天,就多溺愛小崇天一分。

  「崇天。崇天?」

  午後,大天狗一如往常從山上抱了不少鮮瓜嫩果回來,一降落在庭院就呼喚小崇天進食。小崇天正值發育期,比以前還要貪食,今日卻不像平常一樣有反應,大天狗等了好一陣子,心想孩子也許睡了,便主動進房查看。

  房內沒有小崇天的蹤影。

  大天狗拉開被單,小崇天並沒有躲在裡面。

  沒有遺失任何物品,也沒有打鬥或掙扎的痕跡,不像有陌生妖怪闖入的樣子。

  「崇天,你躲在哪裡,該出來吃點心了。」

  回答大天狗的只有冷冷的風聲。屋裡屋外,都找不到小崇天的身影。

  一股陌生的情緒闖入大天狗心裡,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無助感。現在大天狗明白,博雅找不到小崇天是什麼樣的心情了。

  可這次,那孩子是憑自身的意願離開的。

  大天狗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因此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原地呆站了好一會兒,他冷靜下來,一面將採集回來的食物擺在桌上,一面思索小崇天的去向與動機。

  小崇天不可能獨自上山,那座山太陡了,小翅膀飛不上去,而且也沒有理由這麼做。

  ——那麼便是往京都或郊區去了。小孩本就好奇心旺盛,想去熱鬧的地方玩耍,也是有可能的。

  大天狗又想了幾分,依稀記得,他曾告訴小崇天,博雅是貴族,以前住在京都,他們許久才見一次面。

  也許是聽說博雅要回來,想快點見到博雅,小崇天才不辭而別。

  「小傻瓜……」

  大天狗因為明白那股想見喜歡的人的衝動而露出苦笑,順手收拾好小崇天房裡的物品,再次離開晴明的庭院,來到京都附近尋找小崇天。

  他刻意避開人潮最多的大街,在京都上方盤旋幾圈,沒見著小崇天,也沒有讓他感興趣的人事物。

  離開晴明的庭院以後,小崇天去了哪裡,是大天狗最在意的事。他擔心從小親近博雅的小崇天過於信賴人類,反被人類抓走利用,一旦事情演變到這個地步,就得拜託晴明幫忙了,這正是大天狗最不樂見的前景。

  再怎麼說,他也是黑晴明的式神,是不可能請求晴明協助的。這是打從和源博雅同居開始,就有的決心。

  如果小崇天真如揣測落入壞人手中,那麼他不惜破壞人與妖之間的和平,即使與晴明為敵,也要救回那個孩子。

  大天狗預設了許多可能性,又在空中盤旋了好一陣子,直到翅膀酸了,才降落在京都外圍的空地。

  「只剩那個地方……」

  一個念頭驀然閃過心頭,大天狗壓抑住內心滿溢的情緒,再次展開雙翼,飛往某個回憶之地。


   眼前是一片正抽著新芽的樹林,樹林中央躺著一條碎石舖成的小路,一路上百花齊放,鶯聲燕語,只聞其聲,不見其影。

  大天狗佇立於碎石路口,凝望著路通往的方向,回憶一幕又一幕,不由自主在眼前浮現。

  很久很久以前,大天狗在此遇見了身著白色狩衣的男孩,那時男孩年僅十歲,蓄著長過腰際的馬尾,揹著比自己的身體還大的長弓,傻里傻氣的嚷著要為民除妖。

  大天狗不喜人類,更何況人類的幼子,不是哭就是吵,只會打擾他清修。然而在他們不期而遇一段時間後,他被男孩的單純吸引住了,心疼那傻得可愛的個性,正如此刻他心疼離家出走的小崇天。

  大天狗輕嘆一口氣,踏上那條碎石子路。

  一股作氣的往前走去,陰鬱的樹叢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瀲灩的櫻花海,伴隨熟悉的香氣襲來。

  這片櫻海曾是大天狗與源博雅會面的老地方,他們在這裡賞花、飲酒、品茶、奏樂,朋友情誼止於櫻樹下的初吻,大天狗只恨自己當時醉得糊塗,沒能記得親吻後發生的事。

  獨自來到充滿回憶的地方,其實是有點寂寞的,可大天狗有更重要的事得做。

  大天狗沒花多少力氣就看見小崇天躲在一棵櫻樹上生悶氣。他飛近那棵櫻樹,站在樹下和小崇天說話。

  「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小崇天沈默著,沒有回應。

  大天狗是第一次照顧孩子,餵食什麼的倒還簡單,就是缺乏哄騙安慰的經驗,小崇天不講話,他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頓了下語氣,試探地問道。

  「我們回家?」

  大天狗張開雙臂,想帶小崇天回晴明的庭院,誰知小崇天嗚咽著哼了一聲,將小臉埋進臂彎。

  「大天狗騙我,博雅不會不要我,才不會忘記我,才不會……大天狗騙我……」

  小崇天忍耐著眼淚,抽噎著,稚嫩的童音在靜謐的櫻樹間迴盪,聽來竟有些淒厲。

  大天狗愣了一陣,終於明白小崇天為什麼要離家出走、為什麼要躲在這裡。他把小崇天抱下樹,抱進懷裡一遍遍哄著。

  「博雅認得、博雅當然認得你……不會忘記。」

  大天狗數著,自己目前為止傷害過小崇天幾次,越細數越覺得,自己是被醋意和想獨佔博雅的私慾給沖昏頭,做了許多不該做的事。

  生澀的安撫了一陣子,大天狗揹著仍在輕聲啜泣的小崇天回到晴明的庭院,一襲整齊的衣物,被孩子的眼淚鼻涕弄得一蹋糊塗。

  待小崇天哭累、趴在被褥裡昏昏欲睡時,大天狗忽然開口。

  「我們一起等博雅回來。」

  小崇天大概是睡了,沒能聽見他說的話。

  大天狗想,是時候回信給源博雅,告訴他小奶狗長大的事實了。



-FIN-
 2018_04_12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8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