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主動


 
勞瑟R18
我們就不要管時間了,總之我想幹瑟瑟(慾望
瑟法斯主動,勞爾辛苦了

 

  勞爾攙扶著瑟法斯回家,讓不小心被同事灌醉的笨蛋在床上躺好,自己則半跪在床邊,手指輕柔地梳理友人披散枕邊的長髮。

  「還好嗎?想吐或是想要什麼儘管說。」

  並不是第一次看見瑟法斯酒醉。比起平時見慣的拘束表情,現在那張紅透了的臉、還有向外敞開的領口,就像是成熟的果實那般散發出誘人的氣味。

  「嗯……勞、勞爾……」

  為了聽清瑟法斯的輕喃,勞爾俯身靠近那一張一闔的嘴唇。

  「我……」

  「嗯?想要什麼?」

  從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中捕捉到答案的勞爾,倏地感到臉頰發燙。

  「你醉成這樣……」

  「我還沒醉。」瑟法斯翻身,拉扯他的上衣下擺。「今晚,難得都醒著哦……?」

  忙於革命事務的兩人,的確許久沒有親密行為了。雖然這段時間都是同床共枕,但經常發生其中一方想要,另一人卻早早入睡、只能自慰解決的情況。

  「勞爾?」

  瑟法斯又扯了下他的衣襬。

  不同於平日的被動與羞赧,微醺的瑟法斯非常積極的引誘著,那雙半瞇起的眼眸中滿盈的渴望,似乎就像快要溢出那般閃閃發亮。

  「太激烈的話,隔天會很難受吧?」

  勞爾一邊說著一邊拉起瑟法斯,換了姿勢坐在床邊,讓瑟法斯頭靠在肩上,手掬起一束蜂蜜色長髮,低頭親吻蘊藏著危險香氣的髮梢。

  他當然是想要的。只是,雖然想久違的和瑟法斯好好親熱一番,以現在的狀態來說,瑟法斯肯定承受不住太激烈的抽插。

  能不能商量一下,做半套就好?然而看見那雙迷濛的眼睛,勞爾也清楚溝通不會有結果。

  「那……我開動囉?」

  語氣曖昧的在瑟法斯耳畔這樣說道,勞爾舔了舔眼前有些燙的耳根。

  灼熱的吐息以沒有規則的頻率灌進耳中。大概是會癢吧,瑟法斯縮了縮肩膀,輕笑著拔下眼鏡,吻上刻意挑逗敏感處的、發燙的嘴唇。

  勞爾輕咬主動迎上的薄唇,舌頭趁著換氣鑽過唇瓣,輕舔齒列,淺嚐對方口中的甘甜。

  「嗯……」

  看見瑟法斯閉上了半瞇著的雙眼。原本搭在他肩上的手,沿著他手臂的線條慢慢向下移動,以畫圈的方式緩慢地揉捏、擠壓富有彈性的胸肌。

  (平常的瑟法斯,根本不會主動做這些……)

  因為和平常不一樣而興奮起來的勞爾,加重了吮吻的力度,像是想吃掉黏牙的甜食,將瑟法斯的嘴唇整個含住用力吸吮,舌頭靈巧地捉住想要逃逸的舌尖,緊緊與之糾纏,無法分離。

  在彼此交換、品嚐津液的同時,下腹部的慾望也越來越疼痛。

  「……抱歉,果然還是不能讓你不舒服。我去廁所自己解決好了。」

  勞爾推開幾乎快倒在他身上的瑟法斯,騰出手解開自己的褲頭,好稍微紓解下身的脹痛。

  「不必顧慮我。」

  瑟法斯臉上仍帶有幾分清醒時的靦腆,靦腆的淺笑沾染上些許淫亂的色彩,如此誘人的表情一再撩撥他的慾火。因熱烈接吻而微腫的唇、以及唇畔殘留的唾液,此刻都成為令人按捺不住的導火線。

  「反正,不管有沒有做……我明天都下不了床了。」

  怎能因為這個理由就……勞爾想阻止自己不要太衝動,卻見瑟法斯已低頭親吻慾望的前端,那邊很快就有了感覺,呼應似地泌出半透明的露水,弄濕前面一小塊布料。

  「等、等等……」

  瑟法斯用嘴隔著內褲上下套弄他的分身,還壞心地以舌尖舔弄已經濕潤的頂端,勞爾倒抽一口氣,深怕自己就這樣射精。

  「喂,瑟法斯……」

  在瑟法斯笨拙地扯下內褲,想直接親吻已是勃起狀態的陰莖時,勞爾忍不住出聲制止。

  「我知道你想要了。我會盡量不弄痛你的。」

  勞爾解開瑟法斯的襯衫鈕釦,於冒出細汗的鎖骨部位留下淡紅色的吻痕,在那同時有些粗魯的脫去仍束縛住對方的長褲。

  「你還能動嗎?」

  「啊、嗯。」

  瑟法斯紅著臉離開懷抱,在床上趴好。見狀,勞爾從抽屜裡翻出還剩半瓶的潤滑劑,倒在瑟法斯赤裸的脊椎尾部,食指和中指沾了一些潤滑用的液體,沿著性感的線條往下滑進溝縫,探進穴口擴張狹窄的通道。

  確認不會因為進入受傷,勞爾輕輕嘆息著,慢慢讓兩人的下體靠在一起。

  已經吐出半透明淫液的前端稍微摩擦了下穴口,緊接著一鼓作氣挺進對方體內。

  「啊!哈……」

  感覺到瑟法斯的身體比平時還要柔軟,卻仍因為進入的動作發出悲鳴,好像在抗拒異物。

  「會痛嗎?」

  「不,只是太久沒做,不習慣這種感覺……」

  勞爾正想退開,身下的人已經前後擺動起腰部,主動含弄入侵自己的性器。

  視線聚焦在佈滿汗水的背部,接著移動到正奮力扭動的腰、以及結實的臀部。比自己小了一號的身材雖不如其他士兵健壯,沒有健美的肌肉,卻看得出平常有在鍛鍊。

  每當看見那精實的臀瓣夾住性器、貪婪渴求自己餵食的模樣,勞爾總是感到血脈賁張,忍不住想要撞進更深處抽插,然後將燃燼的火苗盡數釋放於對方體內。

  他跟隨節奏擺動自己的身體,熾熱地回應主動索求的人。

  「哈、哈……啊……嗯……」

  瑟法斯那頭總是保持整齊的長髮,在律動下凌亂地散落在頸部與肩上,很快地,勞爾兩腿前方的肌膚也因汗水變得黏膩濕溽,隨著衝刺的動作發出細微的聲響。

  「哈……啊……我、快要……嗯!」

  大概是久未親熱的緣故,身體比以前還要敏感。與以往一樣,瑟法斯早一步、在只有抽插的情況下到達頂點。

  凌亂的被褥上遍布濃稠的白濁,那抹淫亂的腥味更加刺激了勞爾的感官,他往前傾身,霸道地壓著已經有些腳軟的瑟法斯,重重抽插數次後也抵達高潮,並在最後一刻抽出性器,將滾燙的精液噴射在對方腿間。

  「啊……抱歉,好像太激烈了。」

  看著滿身大汗、幾乎癱倒在床上的瑟法斯,發洩完慾望的勞爾忍不住道歉。

  「……不會。」

  似乎恢復了理智、也跟著冷靜下來的瑟法斯紅著臉小聲說道。

  「我先去浴室放熱水。」

  「嗯。」

  吻去瑟法斯臉上的汗水,勞爾拾起毛巾走向浴室。

-FIN-
 2017_06_0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8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