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巧克力

Category: Unlight 大善組  


點文
人物:古斯塔夫、克洛維斯、尤莉卡、康拉德
TAG:橘子(水果)、肚子痛


 

  向下屬確認完案件的偵查方向,克洛維斯動身前往聖達瑞斯大教堂。在那裡遇見了正忙著搬運大君贈送的禮物的搬運工,以及變化成威爾瑟模樣、指揮工人將之抬進倉庫的古斯塔夫,平時負責這些雜務的康拉德則不見人影。

  於人群中尋找康拉德未果,克洛維斯以此開啟了話題。

  「你會在意他真是難得。」正興致勃勃地觀察手中橘子的古斯塔夫昂首,揶揄友人。「他肚子痛,在宿舍躺著,說是一口氣吃下太多一種叫做巧克力的食物。」

  「巧克力嗎?還真受歡迎。」

  說不清是後天培養,還是先天對於謊言有某種程度的敏銳度,克洛維斯總是能察覺話語中的邏輯錯誤,但對象是那個康拉德的話,即便是犯下誇張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傻事導致體調崩盤好像也不怎麼意外。

  那是因為康拉德的身體和他們不同。克洛維斯偶爾會為追查犯人顯露出疲態,古斯塔夫已經進化到,病菌在表現出病理特徵以前就被免疫系統給吞噬了,而康拉德的體質,與他們都不一樣,既不像古斯塔夫擁有強韌的再生細胞,也不像尤莉卡是不會壞滅的存在,只在基礎上進行過小幅度的改造,本質仍與一般人無異,缺乏定期保養的軀殼,容易生病也是正常的事。

  「就這樣倒下了真是麻煩,不過拜此之賜,吾認識了不少年輕人流行的玩意兒。最近好像很流行利用巧克力傳達重要的話語,吾卻未曾收過類似的禮物,反倒是康拉德收到許多。難道群眾認為,康拉德比吾更適合告解內心的過悔嗎?」

  「大君代表人民送了各式各樣的禮物過來。那些不夠?」

  「大君送的禮物都是些水果啊金箔啊,單就吾一人用不完也不需要的東西,而且吾無法從那些物品感受到虔誠的信仰或訴願,不像手工巧克力,雖然擁有不祥的外貌卻滿滿包含著製作者的心意,吾想要的就是像康拉德一樣,透過品嚐巧克力傾聽人民的願望,這才是實現大善世界的基礎。」

  克洛維斯不知要如何解釋,最近很流行的手工巧克力並不是寄託著遠大願望的器皿,而是年輕男女間互表情意的小禮物,其中不乏有送給仰慕對象或朋友的義理巧克力,有一段時間,這些包裹著甜美內餡的禮物像蝗蟲一般侵佔了米利加迪亞,想必古斯塔夫是在調查過程中,把「告白」誤解成另一種意思了。

  「希吉斯的外貌比現在這副模樣更有機會收到巧克力。或是說,假扮成尤莉卡更好呢?外表純真的小女孩,好像也很容易向大人要到糖果之類的甜食。」沒注意到克洛維斯臉上的為難,古斯塔夫自顧自思量著。「雖然裝扮成女性不太方便,但是只要有這個就沒問題了。」

  語畢,古斯塔夫笑著捏了下手中的橘子。

  「……你是從剛才為止都在思考如何矇騙過他人的眼睛嗎?」

  「吾是把裝扮成女性納入第二考量。因為比起鮮少現身的希吉斯,吾認為經常協助人們解決煩惱的尤莉卡有一定的歡迎度,如果是尤莉卡也許能收到不少巧克力吧?」

  若變成希吉斯仍收不到巧克力就利用尤莉卡的外貌。唔嗯~就這麼決定了。古斯塔夫大大地點頭,拉著克洛維斯邁開步伐準備實行計畫--

  「不工作的人在這裡胡搞瞎搞些什麼?」

  一道冰冷的嗓音自身後響起。身著黑色修女服的尤莉卡手持提籃,在發現目標蹤影後走出教堂,神色淡漠的來到兩人面前。

  「古斯塔夫說想要巧克力。」

  理應沒有情緒的黑修女在聽完克洛維斯的解釋後有一瞬間露出無奈的神色,接著不發一語的從手上的提籃拿出兩份包裝好的扁長狀物體,分別塞給兩人。

  「你們想要的無聊禮物。」

  「真沒想到尤莉卡會做啊。好,讓吾嚐看看尤莉卡的願--」

  「我的願望是希望古斯塔夫大人安份工作。」

  機械式地說著這句話的尤莉卡,眼神隱約帶有一絲殺氣。在那之後,古斯塔夫就被尤莉卡強制帶回教堂的辦公處,只留下克洛維斯,心情複雜的凝視著手中還剩一半的巧克力。


× × ×


  那是他的收藏中,品質最為上等的紅酒。克洛維斯從收藏櫃取出透明的酒瓶,看見幽暗的朱紅在燈光下閃爍,他將此視為告別,卻未如預料中不捨。

  他親手將自己的收藏包裝成禮盒,放入手提袋,在悶熱的午休時間來到尤莉卡經常待著的廚房。尤莉卡手持一把短刀,正在測試其鋒利度。

  「您要吩咐什麼重要的事嗎?」

  尤莉卡立刻放下武器,朝克洛維斯緩慢地鞠躬。

  「不,也不能說是重要的事。」

  說著,男人打開禮盒,將內容呈現在面容冷淡的修女眼前。

  「這是?」

  尤莉卡眨眼,視線滑過紅酒艷紅的色調,神情仍十分淡漠,看不出隱藏在心底的喜好。

  「妳昨天送的巧克力的回禮。」

  克洛維斯牽起尤莉卡沒有溫度的手,引導她的手來到冰冷的酒瓶頂端,手的影子倒映在光滑的玻璃瓶面,距離不到一公分的暗紅更襯托出尤莉卡非人的蒼白。

  「妳的禮物讓我發現,我不是個稱職的上司,從最初的不信任到現今的任務執行,我從來沒有道歉或感謝。」男人向尤莉卡懺悔道。「所以--妳送給古斯塔夫的巧克力是甜的,而我卻收到苦巧克力。」

  似乎是覺得這番話有趣極了,尤莉卡的嘴角微微上揚。

  「您認為我的巧克力想傳達的是這個意思?」

  「裝在同一個籃子裡的巧克力有兩種口味,我知道有特別的含意。」

  長久以來致力於追捕罪犯,克洛維斯深諳心理學。

  因生活苦悶犯下過失、因他人苦痛獲得解脫,諸如此類的理由便是惡行的溫床。過去,克洛維斯從千百個案例歸納出犯人的犯罪動機,在那其中找尋罪犯的一致性,剖析他們的行為,並藉此獲取成就感。

  可是所有數據都被一個人打破了。克洛維斯凝視著尤莉卡的雙眸,無從得知她的真意,他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老了,不再是擁有精準之眼的男人。

  「嗯……」

  尤莉卡沉吟,拿起了酒瓶,目不轉睛欣賞著無雜質的、幾近透明的紅,半晌,朝身旁的男人拋出解答。

  「您不是吵著吃糖的孩子,對吧?」


FIN




 2017_05_0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8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