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予

Category: Unlight 短文  

「寄予」
點文
人物:里斯(指定)、弗雷特里西(指定)、維多(自訂)、伯恩哈德(自訂)
TAG:酒杯、棉花糖
我和里斯超級不熟,哪裡出現時空扭曲的狀況請勿見怪(...)
時間點是人氣卡「傲慢」以後



 

  至今仍會夢見,父親遇難的情景。與現實別無二致的夢境裡,里斯騁聘怒火恣意揮下劍刃,將意圖殺害父親的魔物劈成兩半,然而內心的憤怒並未因此消失,而是持續延燒到甦醒。

  承載著怒意睜開雙眼,眼前是累積了許多汙垢的天花板。工程師們和某些血氣方剛的傢伙爭論著哪種方式更正確的吵鬧聲,透過窗戶縫隙斷斷續續的傳入耳中。在那同時,里斯恍惚想起自己身在何處。做為消滅渦的一員度過數年光陰,離待在卡南守備隊的過去也有相當遙遠的一段時間,有別於初來乍到的青澀,現在的里斯已是克服過許多考驗的勇者,並被周圍的同伴信賴著。

  但是經歷多次戰役的里斯,依然無法抑止發自內心的各式各樣的衝動。

  什麼時候才能學會控制,在無意識下萌生的情緒。

  自己也清楚是越著急就越得不到解答的問題,放任情緒不去思考或許會輕鬆許多,儘管隨興所至的處理方式不是他的作風,眼下暫時只能與自己的缺點共處。

  里斯起身,以清水沖洗發汗的臉部,回頭從置物欄找到替代聖劍的木劍,以消除內心的不安為目的,打算將多餘的精力投注在訓練上。

  時間還很早,但訓練場仍有不少人在進行模擬戰鬥,其中不乏有和他一樣正處於休假日的熟識面孔,都是為了能從異世界平安歸來才每天不鬆懈地自我磨練。里斯沒叨擾他們,默默找了塊空地練習劍術,將所有的精神力集中在每一次揮劍,不多時便汗如雨下。在那之後稍微喘了一下,忽然注意到從剛才起就在不遠處盯著他瞧的人影。

  「維多中隊長?」

  維多和他對上了視線,不知為何欲言又止。里斯沒有考慮很久,馬上就停下揮劍的訓練並以小跑步迅速來到維多面前。

  「本來有些擔心你,不過看起來真有精神。」

  里斯知道維多是指數個月前一次失敗的作戰。他在深切思考過「什麼是團隊」以後,又參與了好幾次行動,有了前車之鑑再也不敢無視指揮擅自往前衝,但是在等待指示下,里斯感到自己漸漸地失去對領導者的信任感。

  --我可以做得更好,而不只是等待指示。

  --我有著比其他人都還要強的實力,不需要別人指導如何行動。

  不知不覺間,以自己為出發點的想法再次支配了那顆無法冷靜的心。

  「訓練是必要的,但是過於積極也會影響作戰結果。」維多如往常一般平靜地遞給他乾淨的水和毛巾。「我這裡正好有適合你的工作。就當成是為了使下次行動更精確無誤,認真地完成它吧。」

  「什麼工作?」

  「你知道三期的成員吧。他們最近,也開始投入實戰了。」

  即使只有一瞬間,里斯仍注意到維多臉上一閃即逝的憂愁。連隊成員和只知研究的工程師不同,他們重視彼此的默契,作戰以外的時間,就像是感情很好的兄弟一般相處著。維多會露出那樣悲傷的神色,恐怕是與最近攻略渦的死傷人數增加有關吧。

  如里斯預料的,維多簡單地講述了三期生投入實戰的情形。

  「……導致整體耗損率比以往的紀錄還要高。話雖如此,偶爾也有成功的作戰,我認為應該得到表揚。」說著,維多將一個比手掌還大的包裹塞進他懷裡。「--獎勵就由你發送。」

  「我?為什麼是我?」倒不討厭維多指派的任務,但里斯知道自己不是最合適的人選。「像迪諾那種樂天派的個性,應該比我更適合做這份工作吧?」

  「送出去的禮物包含有送禮者的心意嘛。」維多臉上掛著別有意圖的笑容。「畢竟在三期生眼中,你可是不敗的神話呢。」


  里斯通過閘門,來到三期生的宿舍。

  過去曾因公造訪此處,里斯依稀記得三期的訓練生們活力充沛的模樣,現今熱鬧的景象已不復存在,只有擺放在角落、由工程師編寫的記錄供人悼念。

  為完成維多給予的任務,首先要了解三期生的存活情況。里斯啟動記錄儀的開關,眼前立即浮現淺藍色的半透明屏幕,上頭詳細記錄著三期生的名單及體適能測驗結果,除此之外是個人的死亡、失蹤日,明確記載的日期使閱讀者想像著,這群人經歷過哪些殘酷的戰役。

  緩慢地,里斯的目光落在有印象的名字上。

  「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西……那對兄弟,現在還活著啊……」

  忘記何時曾作為對手有過交流,只記得兩人都是十分難纏的敵手。

  「竟然打算用那種單純的戰術打敗我,太天真了!」

  「不、不可能吧?那根本不是正常人的反應速度啊!」

  「輸了……怎麼可能……」

  兩人慘遭擊敗、垂頭喪氣的神情,直到現在仍歷歷在目。

  「也經歷過不少戰鬥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成長呢?」

  就當作是前輩的祝福,把獎勵發送給那對兄弟似乎是完美的決定。里斯關掉記錄儀,憑著門牌找到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的房間,邊想著「希望他們沒出門」邊敲了敲房門。

  「來啦~是誰啊?」

  弗雷特里西語調輕快的打開房門。在他身後,應是四人居住的房裡堆積了不少雜物,但是大量堆放的物品中只有兩人份的日常用品。

  消失的人去了哪裡,是每個人心知肚明卻絕口不提的秘密。

  「維多中隊長讓我過來發獎勵。」

  「嗯?我不記得我做過需要獎勵的事啊……」

  「是關於之前的作戰……」

  「你是說渦的攻略?」弗雷特里西聳肩。雖然一樣是笑著的臉,那表情卻有些黯淡。「結果什麼都沒能做到。我和伯恩哈德就只是活著回來而已啊?」

  --在不斷攀升的死亡率中,我和伯恩哈德互相扶持著活到最後。就只是這樣。

  里斯再一次想起,維多所說的團隊的意義。過去他不能理解為什麼要考慮到所有可能性,明明是再努力一點,就能達成的目標,但是率領中隊的領導者,必須以大局為重,只要有一人逞強的話,也許全員都會被渦吞噬。

  里斯從弗雷特里西的遭遇了解到,不是只要有一個人夠強就好,而是眾人的心必須連結在一起。唯有如此,才有機會全員生還。

  「我不知道在渦裡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目前為止不曉得有多少人在作戰中死去,能活著回來算不錯了。」

  把曾經從迪諾那裡聽來的話轉告給弗雷特里西,里斯默默覺得自己在安慰人這件事上很沒有天份。

  「你不要和維多中隊長說一模一樣的話啦,我可不像伯恩哈德那樣多愁善感哦?」

  弗雷特里西笑了下,似乎不把安慰當成一回事,回身找出一塊晶亮的物品朝里斯扔去,里斯伸手接住,低頭一看,是個酒杯。

  「令人難過的話題就別繼續了。你知道伯恩哈德不太喝酒吧?」

× × ×

  迎接伯恩哈德的是散落一地的酒瓶,以及吃飽喝足、倚靠著彼此睡著的兩人,他想破頭也無法理解自己的兄弟為何會和連隊的前輩一起醉倒在沙發旁,他所能做的只有清理環境,然後走過去搖醒兩人。

  「醒來。」伯恩哈德用手輕拍弗雷特里西的臉。「你不能睡在里斯前輩身上。」

  想當然爾,喝醉的人不可能有任何回應,於是伯恩哈德只好用肩膀架起他的兄弟,將那沉重的身體扔在屬於對方的床上。

  「里斯前輩?」

  他所敬仰的連隊王牌呈大字型醉倒在地,上衣下襬不知被誰撩起,露出平坦且結實的小腹,這副模樣多少讓當事人形象破滅。伯恩哈德將不省人事的里斯拖到自己的床上並幫忙整理好衣著,心裡想著大概得通知出葉他們把人接走,光是弗雷特里西喝醉就夠麻煩了,他不敢想像三個人擠兩張床會出現什麼狀況,而且其中兩人隨時可能把吃下肚的食物吐出來……

  「……嗯?」

  在里斯躺過的地板上撿到一個包裹。確切來說是綁著緞帶的禮物盒。

  拿起盒子搖了搖,好像裝著和糖果差不多的東西。伯恩哈德突然想起,早上參加喪禮的時候,維多中隊長提起的獎勵的事。明明拒絕過,但還是拜託里斯送過來了。

  他不願回憶那些不堪回首的攻略過程。不僅沒有回收到核心,連重要的隊友也因此失去生命,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失職的自己有什麼資格得到獎勵。

  多少次他盼望著,只要他強一點、再強一點,也許就不會得到悽慘的結果了。

  伯恩哈德撕開包裝紙,拿起一塊棉花糖塞進嘴裡。進入連隊以後很難看見外面的食物,雖說是小孩喜愛的零食,那適度的糖份仍安撫了悲傷的情緒。

  「唔?」

  從紙製的盒子倒出一張手寫的便箋,上面寫個幾個字。

  『我不曾失敗,是因為我沒有被失敗打敗。』

  所謂的強者,並非最初就是強者的姿態,是歷經過許多考驗,才得以從各種磨難中蛻變成長,在其光輝的背後也存在著許多陰影。伯恩哈德發現,那陰影竟與現在包圍住自己的黑暗十分相似。

  怎麼可以輸給那種東西。意識到這點的同時,內心的陰鬱也隨之消逝了。

  「……到底是誰寫的,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眼角餘光捕捉到某人翻身、不慎摔下床的那一剎那,伯恩哈德忍不住笑了。


-FIN-


 2017_04_23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8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