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幻的剛彈

Category: Unlight 大善組  

 
2016/08/07 修正用詞、補後記
大善組相關同人文
時間點為克洛維斯R1
有參考兩人的R卡劇情
反正會被官方打臉,請用輕鬆的態度看待吧
要腦補CP也可以啦



 
 
  由於迦納必須去希瑪迦地區的保安局匯報事件結果,兩人互相交換了工作情報以後,克洛維斯駕駛著借來的警車回到國家保安局總部。

  原本能在預定時間回到目的地的克洛維斯,在半路上看見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古斯塔夫技師,迦納沒有派人來接你嗎?」

  克洛維斯在人行道旁停好車,搖下車窗詢問正在路邊散步的古斯塔夫。

  「是杜瓦爾刑警啊。我打算在附近尋找可能的線索,於是拒絕了他的好意。」

  似乎很高興有人過來搭話的古斯塔夫簡略地回答道。

  「再過不久天色就要暗下來了,如果沒有保護你回到研究所的話會是警方的疏失。」

  「是啊,差不多該開始擔心回程的問題了。我是第一次來這裡工作,所以不認得路,杜瓦爾警官對我來說簡直就像是救星一般的人物呢。」

  古斯塔夫的笑容絲毫沒有顯露出任何不安的情緒,不像是正常人的反應讓克洛維斯有點傻眼。

  本身也是基因篩選教育的產物,因此與迦納不同,克洛維斯能夠理解並接納有著同樣出生的高階工程師。雖然上司告誡過最好不要和工程師來往過密,也許是內心的正義感作祟,克洛維斯認為不能在附近發生暴動的情況下放任古斯塔夫四處遊蕩。

  「你還是快點上車吧。幸好是遇到我,萬一碰上搶劫要怎麼辦呢?這個地區不比中央安全。」

  克洛維斯打開警車的後車廂,主動幫古斯塔夫搬運體積龐大的行李,而料想到他會伸出援手的古斯塔夫在沒有受到指示的情況下穩妥地坐進副駕駛座。體諒工程師們的體力不好,克洛維斯沒有抱怨。

  「我是想找間旅館住一晚啊。搶劫什麼的,行李裡的物品,對下層居民來說只是破銅爛鐵而已。」

  「不能因為這種理由隨便讓人奪走自己的研究成果吧……」

  儘管克洛維斯只是小聲地發表感想,古斯塔夫依然聽見了他的喃喃自語。

  「『我的』研究成果嗎?」

  克洛維斯第一次看見古斯塔夫陷入深思。不,高階工程師的腦袋應該無時無刻都在思考吧,只是像古斯塔夫一樣將情緒反應在臉上的人不多。

  「你的研究所在哪裡?」

  將笨重的行李全部塞進小小的空間然後用力關上後車廂的蓋子,克洛維斯回到駕駛座,一面繫上安全帶一面詢問坐在身旁的高階工程師。

  「離南區有段距離,需要兩三個小時的車程。這個時間不飆車是很難在深夜前抵達的,所以送我到最近的旅館就好。」

  「--不,我送你回研究所吧。」

  這附近的確有幾間半年內安全措施達標的旅館,但克洛維斯認為把古斯塔夫送回研究室是最好的選擇。

  「這麼說是有超速的心理準備了,以正義感聞名的刑警也會無視交通規則啊。」

  「規則中存在著例外。把你安全送回研究所就是規則外的例子。」

  一方面也因為古斯塔夫的身份是協助辦案的高階工程師,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會很麻煩,相比之下收到超速罰單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等真的收到罰單,再請古斯塔夫出面證明事情的急迫度,如此一來就不算觸法,克洛維斯是這樣打算的。話雖如此,「如果沒有被抓到超速的證據那是最好」克洛維斯一面祈禱暴動穩定下來一面透過車內的導航系統確認最近、最安全的道路。

  「既然如此我就稍微休息一下好了……啊、你的外套能不能借我?上面配給的制服很單薄。」

  「……拿去吧。」

  是冷氣太冷的緣故嗎。克洛維斯遵從對方的要求脫下西裝外套,順便調整了室內的溫度。

  好像耽誤了不少時間,看來很難趕在交接職務前回去了。

  克洛維斯考慮著是否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但是被追問「在執行什麼樣的任務」會更麻煩吧,因為他是無法說謊的類型。

  不想讓家人擔心的話,請保安局調派人員接手這份工作就好。但是,不能因為私人因素造成同仁的困擾。與其勞煩其他同事,他寧願獨自完成額外的工作。

  責任感真是可怕。意識到這點的同時,車子已經沿著規劃好的路線行駛而去。




  在克洛維斯快要忘記這件事的某天,突然收到了沒有標題也沒有署名的電子郵件。

  「我有話想說。在我的研究所碰面如何?」

  身為刑警,克洛維斯的人脈比其他人更為廣闊,但是有資格進出高級場所的人極少,「研究所」這個字眼讓克洛維斯在第一時間聯想到古斯塔夫這號人物。

  「今天嗎?」

  沒寫時間是「任何時間都行」的意思吧。很顯然地,古斯塔夫已經有深夜時分從床上被挖起來的心理準備,生活在城市中心的常識人,想必很清楚刑警加班是常態。

  想和做終究是兩回事。克洛維斯沒有壞心到故意打擾對方的睡眠,相反的認真考慮起適合拜訪的時間。

  工作以外的空檔只有周末的晚上,以前下班後偶爾會和同事一起巡視街區,或者做一些不在工作範圍內卻有助於維持治安的事。克洛維斯回憶著將生命耗費在工作上的人生。因為特殊的身份遭到特定人物仇視也都習慣了,與公事無關的叨擾還真新鮮。

  「那封電子郵件裡有什麼好消息嗎,杜瓦爾刑警。」

  碰巧經過的迦納猛然停下腳步,像是發現新奇的事物一般驚愕地盯著克洛維斯。

  「沒有。怎麼了嗎?」

  「大概是錯覺吧。總覺得你閱讀電子郵件的表情比平時還要溫和,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收到升官通知呢!」

  「是和升官通知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為了避免那天的事被發現,克洛維斯關閉收信匣,刻意隱瞞著信件內容並帶開話題。「我平時工作的表情很可怕嗎?嚴謹是因為工作的緣故,我也不是無時無刻都板著臉孔。」

  「不要緊,我們都習慣了。杜瓦爾刑警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迦納苦笑。克洛維斯從那樣的表情理解到對方有著難言之隱,便沒有追問話中含意。

  「我先走一步。還得向局長報告目前為止的案情發展呢。」

  「辛苦了。」




  心想不要是自己弄錯了才好,克洛維斯罕見地安排了休假日,來到古斯塔夫的研究所兼自宅。

  向正在除草的自動人偶表明自己的身份及目的,克洛維斯馬上就被帶到種滿奇異植物的庭園深處。古斯塔夫正坐在某張桌子旁一面享受悠閒的下午茶一面思考著什麼,那略帶黯淡的雙眸,在映入他的身影後倏地明亮起來。

  「這不是杜瓦爾刑警嗎?」

  古斯塔夫連忙拉來椅子請他坐在自己的對面。

  「上次的事情還沒當面向你道謝呢。謝謝你送我回研究所。」

  在明豔的陽光下,克洛維斯總算看清楚古斯塔夫的五官。整體來講不能說是非常帥氣的造型,卻有著獨特的魅力,典雅的淺紫色瞳孔,如水晶一般清澈的色調漂亮得教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就連一旁搖曳的紫丁香都沒有奪走克洛維斯的注意力。

  「道謝的話就不必説了。為什麼特地把我叫來這裡?」

  「我從你的上司那裡聽說了一些有趣的事。原來你的父母接受過基因篩選啊。」

  古斯塔夫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有什麼問題嗎?居住在大城市的市民有義務確保下一代的健康。」

  「基因篩選和我們工程師的工作一樣,都是為了人類的幸福與進步著想,可是要完全實行是件非常困難的事,和你一樣通過篩選出生的人只是少數而已。」

  長久以來,統治機構致力於優生相關政策,並且讓基因篩選成為市民的義務之一,然而並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養育孩子的打算,下層市民則沒有資格諮詢,結果就是像克洛維斯一樣通過篩選出生的人非常地少。

  迦納所說的「杜瓦爾刑警和其他人不同」也有「杜瓦爾刑警是通過基因篩選的優秀人種」這層意思。早在了解自己的出生時,克洛維斯便有受到特殊待遇的心理準備,但每當碰上類似的事件,心情還是有些微妙。

  「你想說什麼呢。打算把基因篩選推廣到全世界嗎?」

  古斯塔夫矢口否認。

  「我和你的處境相似,是透過基因改造誕生,在統治局的拘束下過著不自由的生活,因此我相當清楚這是與改善世界背道而馳的政策。」

  「警察這個職業很適合我,我未曾受到拘束或是覺得不自由。」

  對此,古斯塔夫有著相反的見解。

  「正如『改善世界』支配著我的思想,你的思想也被統治局施行的教育給支配。像正義感這種個人特質,是無法透過基因操作讓每個人都擁有的,但是可以利用後天教育啟發,最終強行融入人類的意識,換句話說無論是你的思想還是選擇,其實都經過統治機構黑箱作業,你認為這樣算是自由嗎?」

  克洛維斯一瞬間露出迷惘的神情。古斯塔夫這番話成功地讓他陷入混亂。

  目前為止還算十分滿意刑警這份工作,但無論是駭人聽聞的命案還是非法交易都不是他希望發生的事。

  克洛維斯是為了阻止這些不當行為才成為刑警。

  當然也有茫然的時候。但是在行動的過程中如果產生了疑問,困惑馬上就會被「這是我應該做的」和「一切都是內心的正義感使然」打消,或許正如古斯塔夫所言,縱使有選擇的餘地也是按照統治機構鋪好的道路前進,和自動人偶一樣是被程式設定好的一生。

  你認為這樣算是自由嗎?古斯塔夫提出的問題。

  「既然做了選擇我就不會後悔。為何找我談這些?」

  「你還沒發現奇怪的地方嗎?如果這些政策真的能改善世界,在統治機構的強力執行下,現在至少有一半人口是基因篩選的勝利者。這個政策沒有全面施行,就表示其中存在著無法預防的弊病吧。」

  古斯塔夫滔滔不絕的闡述自己的見解。

  「要是哪裡出錯的話,統治局會改善相對的制度。制度沒有繼續實行,是因為不適合目前的環境吧。法律也是,一直都在修改,世界的確是往更好的一面前進。」

  「那正是統治局的工作。但是改善和評估的基準是什麼呢?」

  面對古斯塔夫拋來的疑問,克洛維斯啞口無言。

  「不管是多麼革新的技術,統治局都會排除與他們意見相左的技術。不管擁有什麼樣的思想,最終只能倚靠數據排列決定自己的一生。被設定好的人生,不過是統治局控制人民的手段而已。」

  --這樣的世界是錯的。我想改善這個充滿錯誤的世界。

  古斯塔夫十分認真的表達著自己的理想。

  「這是招攬同志的意思嗎?」

  古斯塔夫提出的見解確實很特別,但克洛維斯沒有違背統治局的打算。是從小吸收的知識左右了他的選擇,在服從教育的影響下認為無論如何都不應該背叛統治局的政策。

  更何況,古斯塔夫的認知不一定是正確的。

  「希望你認真思考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古斯塔夫說完這句話便結束了這次會面。




  在那之後大約過了兩個月,克洛維斯結束工作的時候。

  「古斯塔夫技師?」

  克洛維斯正背靠警車,利用下班後的閒暇時間修正案件的報告書,如果速度夠快就能趕在長官離開前結案。像是在阻撓他的工作進度,披著實驗室白袍的古斯塔夫就這樣隨意地闖進他的視界。

  「我是為了之前那件案子才特地跑一趟保安局,不過現在問題已經解決了。」

  因為冷氣過強的緣故將雙手放進實驗室大衣的口袋,古斯塔夫那張年輕的臉依舊精神飽滿,看來他先前的拒絕沒有造成太大的打擊。

  「我本來打算在附近散步一圈再來找你,但你的同事說你已經下班了,於是我就來停車場碰碰運氣……你還真是責任感強烈的人吶。」

  瞥了一眼他手中寫滿文字的報告書,古斯塔夫咧嘴而笑。

  克洛維斯並不討厭眼前的笑容。

  「呣嗯、我是來道別的。還有,想送你一份禮物。」

  古斯塔夫很快便表明來意,並從口袋拿出一個方形、手掌大小的小匣子。

  「這是?」

  「作為研究仿生學的權威者,我將我在研究所最後的成果贈予優秀的你。」

  克洛維斯在古斯塔夫的注視下揭開禮物的真面目。躺在裡面的是一枚造型奇特的子彈。

  「此物名為『靈幻的剛彈』,是我參考追蹤獵物這項理論製作而成。只要是你盯上的罪犯,即使潛逃到天涯海角,這枚剛彈也會持續追蹤,直到射穿對方的心臟為止。」

  古斯塔夫用人畜無害的微笑解釋著剛彈可怕的構造。

  「的確是優秀的設計。但是,最後的成果是什麼意思?」

  古斯塔夫的臉上仍舊掛著淺笑。

  「我已經決定脫離統治局的管轄,再過不久便會離開這座城市。這是為了尋找改善世界的良方,或許在旅行途中能遇見志同道合的夥伴,如果不動身就不可能找到那種人。」

  「也就是說你要放棄目前為止擁有的一切。」

  「--因為在擁有一切的這個世界裡,沒有我期望的世界。」

  語畢,古斯塔夫毫無留戀的轉身離去。

  除了祝福什麼都做不到。之所以沒有攔住古斯塔夫,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挽回對方的決心。

  克洛維斯的視線回到報告書上。

  方才被古斯塔夫打斷、尚未完成的文章段落。

  早在動筆前就替案件下了結論,只要按照預想的內容將空白填滿文字即可,比起實際搜索,是最輕鬆的工作。

  但是,完成又有什麼意義。克洛維斯相當清楚,人類不是為了犯罪才犯罪的,在那之中有著許多原因。

  是正義感的反噬還是被設定成必須這麼做呢。像這樣為了完成工作而行動的自己。

  「希望你認真思考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想要的是沒有罪犯的、和平的世界嗎?

  那是我真正期望的世界,還是他人期望的世界呢?

  是為了抑制罪惡、讓世界變得安定才努力至今。與此同時,克洛維斯也明白沒有罪犯的安定社會不需要警察的存在。

  換句話說這個被系統設定好的人生,迄今為止的努力是在抹滅自身的價值嗎。克洛維斯苦笑。

  「請等一等,古斯塔夫技師!」

  克洛維斯收起寫到一半的報告書,追上遠方那抹白色的身影。




  「所以說我當初就是這樣被古斯塔夫誘拐的。」

  在地下深處的玉座前,克洛維斯和尤莉卡一面準備著午茶的點心一面閒聊。他們偉大的首領難得缺席,於是在尤莉卡鍥而不舍的拷問之下,克洛維斯拿出那枚靈幻的剛彈,簡略地描述了與古斯塔夫相識(以及被對方誘拐)的過程。

  「誘拐什麼的真是過份的評價吶,克洛維斯。」

  甫睡醒的古斯塔夫一面打著呵欠一面坐上屬於自己的玉座。

  「吾那時只是抱著欣賞強者的心情向你道別喲,哪能料到你竟然有跟隨吾的打算呢。」

  找不到證據辯駁的克洛維斯只能無奈地望著古斯塔夫故作純真的臉龐,那張臉就和兩人初相識時一樣年輕。

  雖然某種意義上是自我安慰,至少,在跟隨古斯塔夫的數百年間他從來沒有後悔過,這樣就夠了。

  「不過吾倒是想起了有趣的事呢。克洛維斯,你有沒有使用過那枚靈幻的剛彈啊?」

  「是使用過一兩次。怎麼突然問起這件事?」

  「那玩意兒還在實驗階段吧,而且因為製作上發現了重大缺陷,勉強只能說是玩具。」

  「缺陷?」

  「吾就簡單說明好了。你知道剛彈只有在高度集中精神的狀況下才能使用吧?並且發射子彈的同時,必須在腦袋裡描繪目標的形象。」

  「那是當然。」

  「這就是問題所在。若只是集中精神發射,沒有設定任何目標,剛彈會追蹤誰呢?」

  「這……」

  古斯塔夫露出得意的神情。

  「聰明的吾在製作階段就克服了這個嚴重的缺陷。為了避免傷及無辜,吾將任何未確立標靶的目標都設定成自己了。假如你隨便對空鳴槍,吾就算是躺在地上也會中彈呢。」

  「什麼?為何會有這種設定?無論如何請盡快修正!」

  正忙著咀嚼蘋果派的古斯塔夫推開克洛維斯因震驚按住自己肩膀的雙手,拿起放置在桌上的子彈並將之塞進對方手中。

  「還是和以前一樣開不起玩笑吶,克洛維斯。」古斯塔夫以戲弄的語氣調侃道。「明明是有著精準之眼的男人,卻看不透粗劣的謊言。還是說你在擔心子彈真的打穿這張俊美的臉孔呢?」

  冷靜下來的克洛維斯眉頭微蹙。

  「呣嗯、銳利到足以殺人的目光啊。真不錯的眼神,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古斯塔夫瞇眼微笑,像是在享受被仇視的滋味。「我喜歡你嚴厲地瞪著我,克洛維斯。在那樣熾熱的視線下,我才會想工作啊。」

  克洛維斯蹙眉注視著古斯塔夫的雙眸。

  如同水晶一般清澈的淺紫色。高貴的淺紫色。倨傲的淺紫色。在那之中有著自己的倒影。

  啪!

  「古斯塔夫大人,請立刻開始處理公事。」

  打斷兩人視線交會的是,抱著一大疊文書的尤莉卡。

  在兩人交談的時候,尤莉卡已經收拾好凌亂的桌面,只留下微溫的紅茶當作提神飲料。

  「嘖……吾和克洛維斯還在說話呢,況且外面的事情還沒忙完吧?妳不先出面處理嗎?」

  尤莉卡面無表情的舉起手中的巨大鐵鎚。

  「好好好,吾現在、馬上開始閱讀這些報告書。」

  「這都是為了實現大善世界。」

  在尤莉卡的監視與克洛維斯無言的陪伴下,古斯塔夫總算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FIN-




後記
大善組同人少到我只能自己產糧(…
相關的R卡故事很少,大多只能自己腦補,不過能參考的地方我還是有參考。
後半段古斯塔夫的自稱詞改成「我」,主要是為了減輕階級帶來的疏離感,也有兩人用平輩關係說話的含意。
第二次修正改了不少用詞,希望讀者喜歡。
如果有別人寫的糧食就更好了…(最終只能自己生




 2016_08_0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8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