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情人節


勞瑟,白色情人節
現世,兩人同在革命軍之下
為什麼越寫越歪
晨ㄅ很棒可是沒辦法打砲


 

  屬於革命軍的勢力範圍,平日人來人往的熱鬧小鎮,因為突臨的低溫披上一層薄雪。

  在帕蘭達因為治療古爾德病、暫時離開根據地的這幾個月,對抗王國軍的戰事逐漸陷入膠著,縱使是有妻子或戀人的人,也因內心的不安而喪失慶祝的念頭,因此,雖然是一年一度屬於戀人的節日,相互贈禮的氣氛
比往年冷清許多。

  瑟法斯來到士兵們經常聚集在一起狂歡的酒吧。嚴格來說是上位階級不應涉足的低俗場所,今日是為赴約而來。

  小心翼翼地推開阻隔霜雪的不牢靠的門,酒吧年久失修的破敗樣貌映入眼簾,瑟法斯環顧一圈眼前的景象,與熟識的酒保打過招呼以後在友人身旁坐下。

  「去年的這個時節,街上還很熱鬧呢。」

  輕易地開啟對話。

  「再過不久帕蘭達因就會回來,屆時戰況一定會有所轉變。」瑟法斯掏出為了這種時候準備的手帕,細心拭淨勞爾嘴邊的酒液。「你也不要再喝酒了。在指導者回來以前,還有很多重要的事得做,對吧?」

  「確實如此,但是也沒有必要著急。」

  勞爾重新斟滿酒,將酒杯推到瑟法斯面前。

  「不行。連我都喝醉的話,誰揹你回家?」

  瑟法斯慎重地拒絕,那杯酒緊接著直接進了勞爾肚裡。

  「喔、對了,今天叫你出來是因為……我打算把這個送給你。」

  似乎是想起出門的目的,勞爾往身旁摸索了下,塞給瑟法斯一個有點骯髒的記事本。

  「禮物?」

  「嗯。最近很多人在談論,送什麼禮物最經濟實惠……之類的話題,但我拿得出手的好像就只有這個。」

  瑟法斯猶豫著,該不該告知迷糊的友人,今天是白色情人節的事實。於此之前他沒有送過任何禮物,所以勞爾其實不需要有所表態,更何況特地挑這個日子送禮反而會讓人誤會--儘管他是真的希望對方別有用意。

  「非常感謝你的禮物。這是什麼呢?你作的詩?」

  當著對方的面拆禮是有失禮儀的舉動,但是瑟法斯克制不住好奇心,早在勞爾分神斟酒的同時,他的手指就已經揭開記事本的封面。

  「咦……」

  初習字的孩童所留下的拙稚字跡,無預警地躍入眼底,瑟法斯呆愣數秒,緩慢讀起紙上歪斜的文字。

  勞爾似乎是從識字開始便習慣性地在記事本寫下一些簡單的詩句。絕大部份是心智不成熟的孩子才有的幼稚念頭,但是單純的童言童語治癒了那顆長久以來、飽受戰爭摧殘的心。

  瑟法斯在不自覺下推正眼鏡,重新認識他熟悉的朋友。兩人共有的「曾經」,透過模糊不清的字跡逐一被挖掘、省視,過去他從不知道,原來他們一樣討厭吃藥、一樣不願聽從長者訓示、一樣對未知的世界充滿好奇、一樣有叛逆傲慢的一面……

  繼續往後翻過數頁。隨著年齡和詞彙量增長的是,在貧窮生活中虛無度日的苦悶感。不知何時消失無蹤的夢想。每日埋首於工作中,越來越拮据的日子,以及,在人群中不被理解的自己,內心的苦澀洋洋灑灑,一直延伸至記事本的最末頁。

  「你的詩寫得很有感情呢。」

  瑟法斯略微抬頭偷窺勞爾,發現勞爾亦偷偷注視著他,興許是醉了,那雙眼竟有些泛紅。

  勞爾沉默了一會兒,大概是在考慮如何回應友人的褒獎。

  「其實沒什麼,只是記錄無聊的生活罷了。修辭都是你教我的,讓你看看成果也是理所當然。」

  「……欸?真是沒想到,我以前分析過的技巧,你不僅全記下來,還以此為基礎寫出那麼多優美的詩……」

  相比起飽讀詩書卻無所作為的自己,勞爾真是努力啊。瑟法斯低頭遮掩羞愧。

  「我們好像很久沒有一起讀書了。」

  「嗯,自從加入革命軍以後……」勞爾感嘆著時光飛逝。「非常時期下也沒可能有多餘的空閒讀書,因此就慢慢荒廢掉了。」

  「在理想面前,任何事都微不足道。」瑟法斯心想,這是拉走勞爾的好時機,省得晚點得揹酒醉的人回家。「啊……我最近收藏了幾本近年出版的詩集,假如你有興趣,何不和我一起研究?總比待在這裡喝悶酒要好。」

  走吧,到我家去。瑟法斯率先站起,誠摯地朝友人伸出手。


◇ ◇ ◇


  實在很難從表情辨識出,瑟法斯是真的不明白還是在掩飾內心的慌亂。

  十幾年的交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瑟法斯對他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正因瑟法斯心思敏捷,他才將平常記錄生活的記事本當作禮物,期待兩人心意相通,各種暗示做足卻只得到「文筆很好、文章很有感情」等評價。

  果然還是不行啊。接觸到對方敬佩的眼神,勞爾偷偷在心底嘆息。


  再次睜眼已是清晨。恢復精神的勞爾發現自己身處陌生的環境,身上僅著一件汗衫,這才想起昨晚他醉得一蹋糊塗,還吐在瑟法斯身上,衣服都拿去洗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家。

  他環顧四處。瑟法斯就睡在一旁,用棉被將身體裹得嚴嚴實實的,睡顏滿滿的疲憊,使人更感愧疚。

  真糟糕,一定造成別人的困擾了。

  他發誓他絕對不是有意偷看,只是在下床前注意到瑟法斯穿著單薄的襯衫,想幫忙多蓋一件毯子,於是揭開了棉被,然後發現他們一樣沒穿褲子。瑟法斯大概不習慣讓身體直接接觸床單,又或者是生理反應使然,本應蜷伏腿間的男性象徵受到刺激直直立起,赤裸裸的綻放著慾望。

  明知不可為之,勞爾卻無法阻止自己不看眼前色情的畫面,同時也意識到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僅存的理智拉響警報,告訴他再不走會發生更糟糕的事。

  問題來了。他身上穿著瑟法斯的汗衫,昨晚換下的衣物肯定沒乾,因此只能向瑟法斯借……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瑟法斯睜開了眼睛。

  「嗯……?咦……啊啊啊!」

  突然驚醒的瑟法斯很快就理解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勞、勞爾……」瑟法斯驚坐起身,抓緊身上的被褥,那張臉混合著恥辱與羞赧。「你都看……看見了嗎?」

  即使說「我什麼都沒看見」,瑟法斯也不會相信吧。

  「唔嗯……」勞爾的視線飄往別處。「呃,你可能需要去一趟浴室……」

  「啊,沒關係的,過陣子就……」

  「我是覺得發洩出來比較健康。」

  「發洩?我不太擅長……」瑟法斯垂頭,根本不敢對上勞爾的眼睛。「不……其實是,我沒有那方面的經驗,所以……」

  「所以你都是等它自然恢復正常啊。」

  「嗯。」

  勞爾也是吧。瑟法斯語帶羞恥的小聲詢問。

  「我的話……大多是想著喜歡的人發洩……這樣。」這個問題很尷尬,但勞爾決定向瑟法斯坦承,一直以來都用雙手撫慰自己的事實。「你也可以試試看,比忍耐要舒服許多。」

  「欸?」

  瑟法斯看起來很震驚--不管是勞爾有喜歡的對象還是被建議可以自慰的事。

  「可、可是我沒辦法想著你做……」

  啊!瑟法斯猛然摀住自己的嘴,滿臉通紅。

  「瑟法斯……?」

  沒想到就這樣直接說出來了,勞爾也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瑟法斯拉起襯衫下擺遮住下體,神色窘迫的衝進自家浴室。

  在一連串沖水聲結束以後,瑟法斯穿著內褲回來了,臉上除了羞恥,還多出一份慚愧。

  「不要緊的,瑟法斯。」勞爾安撫著他失魂落魄的朋友。「我也經常喊你的名字,而且你在我的想像裡挺……所以我們算是扯平了?」

  瑟法斯本來還有些蒼白的臉頰,唰地一聲又紅了。

  「勞爾,你為什麼……」瑟法斯將臉埋進棉被,羞恥到有點想哭。「不早點告訴我……」

  勞爾心想,絕對不能說出瑟法斯在他的想像中是如何欲求不滿,主動索求只存在於他的幻想,現實的瑟法斯不僅純情而且是很被動的。

  雖然不管是主動索吻還是忍耐著不說想要的禁慾感,每一種都能讓他興奮起來就是了……


FIN.


 2017_03_1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拂曉 | BLOG TOP |  蘋果>>


10 « 2018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