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四日的早晨要做什麼?



星幽界
情人節快樂!
直男勞爾,勞瑟
因時間有限,簡單地寫了這篇,有些角色沒出卡所以個性是看對話抓的



 
  二月十四日的早晨要做什麼?

  瑟法斯拿出剪刀剪掉外套的雙排釦,抱著面目全非的衣物來到勞爾的房間外。

  敲響房門的聲音平息沒多久,房間的主人推開房門探頭而出。

  「勞爾,你看我的外套,釦子都掉了,這令我很困擾。」瑟法斯在勞爾面前攤開手上的外套,一臉憂愁。「都是這件外套害我今天出門的計畫泡湯了。你有空幫我買針線回來嗎?」

  「當然有空,我馬上出門買。」勞爾愣了下,估計是無法理解鈕釦為何會在一夜之間掉光。「你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瑟法斯把外套掛在手臂上,露出溫和的微笑。

  「不必著急,我在這裡等你。」

  目送勞爾離去以後,瑟法斯向導引者借來竹製提籃,返回原地伺機而動。

  最先出現在視線範圍的是小小的黑色身影。維若妮卡為了尋找想送禮的對象正在遙遠的一端確認著門牌,踩著黑色皮鞋的小腳慢慢沿著走廊靠近瑟法斯面前那扇門,瑟法斯安靜地等待紅髮女孩走近,在雙方視線相交時微笑說道。

  「勞爾不在哦。」

  他特地打開房間的門,證明自己沒有說謊。

  「妳是來送情人節巧克力的,對吧?勞爾下午才會回來呢。」瑟法斯說著,打開手上的提籃。「因為會造成許多困擾,就由身為摯友的我代替他收禮。請把妳的禮物放進這個籃子,我會轉交給他的。」

  「你的籃子看起來很可疑耶。該不會,是想要獨吞大家的巧克力吧……」

  那一瞬間,維若妮卡幾乎就要相信他的話了,也不知道是哪裡露出破綻,眼前的紅髮少女警戒地搖頭,把巧克力藏進懷裡。

  「妳看,只是普通的提籃,和妳的玩偶一樣沒有任何機關哦?」瑟法斯搖晃手中的提籃,最後索性交給維若妮卡檢查。「而且我怎麼可能做出獨佔別人的禮物,這種有失禮儀的行為呢?勞爾可靠又帥氣,又會照顧隊友,有可愛的女孩子送他禮物,我不是該為他感到高興嗎?」

  這番話成功說服了維若妮卡。她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精心製作的巧克力放進提籃,然後把提籃還給瑟法斯。

  「是啊,他既可靠又帥氣……」紅髮女孩紅著臉複誦瑟法斯的敘述。「那,幫我轉告一句話,我很感謝他一直以來的照顧。」

  「妳放心,我會轉告他的。」

  瑟法斯面帶笑容送走維若妮卡--開玩笑,他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轉告--雖說他確實是擔心才守在這裡的,那是因為太多禮物會造成收禮者的困擾。必須趕在勞爾回來前,攔截意圖不軌的女性與她們的巧克力,要是收到太多巧克力,不僅消化不完,之後一起進行任務也會很尷尬的。

  抱持著這種(勞爾!我的!)想法,瑟法斯挺直背脊,決定攔下所有送到這扇門前的巧克力。

  緊接在維若妮卡之後,碧姬媞和諾艾菈一面吶喊「小帥哥今天也很帥喔~♥」、「下次一起出門玩啊~帥哥♥」一面將雙人份的巧克力塞進空間狹小的提籃。夏洛特與凱倫貝克一同贈送象徵友好的巧克力餅乾,尤莉卡挨家挨戶的發送上頭印有宣傳標語的禮品盒(沒有戀人嗎?只能單身過情人節嗎?超人組織歡迎單身的你!),蕾塔和波蕾特的巧克力則讓瑟法斯感受到親情可畏(要是不收我女兒/我妹妹的巧克力,就殺了你,懂?),而面對熱情遞來巧克力的多妮妲與雪莉,瑟法斯只得默默打開提籃蓋子,不分先後同時收下她們的愛心。

  「下一個是!瑪爾瑟斯!」

  「我也要送瑪爾瑟斯!」

  「是我先說要送的,妳這討厭的學人精!」

  在少女的吵鬧聲遠去之時,幾道黑影匆匆忙忙劃過走廊,瑟法斯勉強從衣著打扮辨認出雨果與阿修羅,可是這兩個人怎麼會結伴行動?薩爾卡多與泰瑞爾又怎麼會緊追著他們,後面還跟著一匹狼--也許是希爾夫、也許是史普拉多--他沒看清楚。

  「貝琳達的巧克力!只有這個絕對不能給他!」

  類似的追逐戲已經不是第一次上演,但瑟法斯從來不懂這群人到底在爭什麼。他安靜地站在一旁觀賞鬧劇,先是薩爾卡多從機械手臂發射鋼絲勾住雨果的腳,發覺事跡敗露的阿修羅毫不留情的搶走雨果抱在懷裡的巧克力,在眾人面前跳窗逃逸。見狀,薩爾卡多與泰瑞爾也隨著阿修羅的腳步從窗口一躍而下,不久便傳來似乎是碰巧路過、莫名被壓倒在地的利恩的淒厲慘叫。

  「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急切卻不失冷靜的女聲自耳旁響起,穿著奧羅爾隊制服的艾妲一手抹去額上的汗水,面色凝重的向瑟法斯解釋這次的騷動。

  「阿修羅夥同那個叫做雨果的小偷偷走我們的巧克力……」

  「欸?」

  「即便是追到阿修羅也不能保證巧克力平安無事。所以,你和勞爾的情人節禮物,因為阿修羅的關係無法送出了。」

  「無所謂。」不在乎是否收到巧克力的瑟法斯,驚覺自己應該要表現出惋惜的態度,於是連忙改口。「啊……很遺憾你們的心意就這樣被破壞掉……希望騷動不會再擴大了。」

  注視著艾妲遠去的背影,瑟法斯心想,得找時間感謝阿修羅偷走她們的巧克力,這可替他省下不少麻煩。


  待阿修羅造成的騷動平息下來,瑟法斯又收到更多(主要是給勞爾的)巧克力。那數量足夠使他煩惱要怎麼處理,此時披著黑色軍用大衣的艾伯李斯特笑吟吟地走了過來。

  「沒收到情人節巧克力?」注意到艾伯李斯特兩手空空,瑟法斯挑眉質疑。「你的人氣去哪了?」

  「都是小事,艾依查庫會幫我搞定的。我只是無聊了,出來散心。」

  似乎是走累了,艾伯李斯特背靠著房門休息,他雙手環胸,垂眸瞥了一眼掛在瑟法斯手臂上的提籃,歪頭。

  「怎麼?你和你的直男老友打算外出野餐?在情人節?」

  瑟法斯掀開提籃的蓋子,好讓艾伯李斯特了解同住在洋館的淑女們有多熱情。

  「禮物絕大多數是象徵性的東西。倘若某人真有那方面的意思,你攔截住巧克力也阻止不了他們的心。」

  「咦?那我……該怎麼做?」

  「瑟法斯--你是成熟的大人了。該怎麼做,不是很明顯也很簡單嗎?」艾伯李斯特嘆息,朝同樣戴著眼鏡的友人展露狡黠的微笑。「你把他掰彎,他永遠都是你的了。」

  「欸?」

  「你聽我說,瑟法斯。我和艾依查庫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以前艾依查庫跟勞爾一樣單純,直到我出手掰彎他--你看他現在對我言聽計從,就算是我生氣了趕走他,他也還是會回到我身邊。」

  「……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是秘密,但我可以提供掰彎勞爾的辦法。」艾伯李斯特推正眼鏡,策畫計謀的眼神有著不同於以往的銳利。「你今晚找個機會,把身上這套制服弄濕了,解開上衣鈕釦和腰帶,在他床上躺好,他看了一定會心動的。」

  「關於這點,艾伯……」

  「重要的是眼神。」艾伯李斯特雙手抓住瑟法斯的肩膀輕搖兩下。「還有,你事前可以喝點酒,假裝你是醉了才這樣做的,勾引男人和打亞歷山卓城一樣,都是不需要良心的。」

  「……那個,艾伯,這招我嘗試過了。」瑟法斯推開艾伯李斯特搭在他肩上的手,頹然嘆了一口氣。「……勞爾他只是幫我扣好上衣的釦子,送我回我的房間,然後……沒有然後了。」

  「他真這麼直?」顯然是艾伯李斯特也大嘆棘手的程度。「或是待會他回來,我推你一把讓你撞上他,你倆的嘴碰巧撞在一起--」

  「等、等一下,我無法想像,這太不自然了……」

  「哪裡不自然了?你不如趁情人節告白。勞爾個性很好,不會拒絕你的。」

  看我被發好人卡很過癮是吧?

  「艾伯李斯特。」瑟法斯皺眉望向同樣戴著黑框眼鏡的友人。「……有時我真的不明白,你究竟是想幫我還是在害我。」

  「嗯,誰知道呢?也許都有?」

  艾伯李斯特看上去心情很好,至少比剛來的時候開心許多。瑟法斯納悶地望著眼前的黑髮眼鏡男,不是很懂對方想傳達什麼訊息。突然間艾伯李斯特從口袋掏出包裝好的巧克力塞進他手心,趕在他動手揍人前迅速逃離。

  「瑟法斯,情人節單身快樂。後面有淑女找你喔。」

  ……這傢伙是特地來放閃的吧。肯定是絕對是。瑟法斯憤然捏斷手中的巧克力,咬牙默默在心頭記上一筆,照艾伯李斯特指示的方向回頭查看--他還沒(代替勞爾)收過誰的巧克力?

  「瑟法斯,情人節快樂!」

  瑟法斯眉頭緊鎖,看著潔米蹦蹦跳跳的跑到他面前。

  「日安。呃,妳的巧克力是……給勞爾的?」

  「你真是不解風情耶,這當然是我送你的情人節巧克力啊!」潔米拿著綁上藍色緞帶的巧克力在他眼前晃啊晃。「我們平常不是合作無間嗎?你幫我送了好多好多病毒出去,我超開心的!」

  瑟法斯如臨大敵般退後一步,深怕潔米的巧克力晃啊晃的就這麼栽進他嘴裡。

  「抱歉,我的家教是,不收內容不明的禮物。」他將提籃藏在自己身後,以免潔米突然偷襲。「雖然很失禮,但我並不打算收下妳的情人節巧克力。」

  「為什麼?」潔米湊近聞了聞自己做的巧克力。「你聞!是可可的香味啊!你咬一口嚐嚐看嘛!裡面絕對!沒有任何不能吃的添加物喔!」

  「不要。」

  「吃嘛~」

  「不要。」

  「吃嘛吃嘛~」

  「妳放棄吧,我不可能收下妳的禮物。」

  「--你就收下吧?」

  碰巧回來的勞爾順勢接過潔米的巧克力,在瑟法斯毫無防備下塞進他藏於身後的提籃。

  「?!」

  勞爾!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那是病毒不是巧克力!瑟法斯在內心小聲慘叫著。

  「哇!謝謝勞爾~這樣『禮物』就送出去了~」

  潔米帶著從未見過的可怖笑容(也許是瑟法斯的心理作用)回實驗室繼續研究她的專門,空曠的走廊只剩下快要昏倒的瑟法斯與一臉茫然的勞爾。

  「我不在的時候好像發生了很多事?」勞爾盯著臉色蒼白的瑟法斯,想必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很乾脆地跳過了話題。「久等了。吶,這是你要的針和線,還有--」

  瑟法斯猛然想起,他有準備勞爾的情人節巧克力,甚至可以說是為此才勞心勞力的站在這裡攔截其他人的禮物,他著急地從軍服口袋摸出包裝、並將之遞到勞爾眼前--

  「嗯?」

  彼此手中的巧克力相撞,勞爾詫異地眨了眨眼睛,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好半晌才騰出另一隻手接過瑟法斯的禮物。

  那是一模一樣的包裝。勞爾小聲的說了句「謝謝」,尷尬地壓低帽子的角度。

  「你剛來沒多久,我擔心你沒收到巧克力才買的,不過……」勞爾評估著提籃的重量,無奈地笑了。「看樣子收到了不少啊,很受歡迎呢。大概不需要我的了?」

  「我,我想要!」

  瑟法斯一把搶走勞爾正欲收回的巧克力,接著為自己的失態感到羞愧萬分。

  「謝謝你送我巧克力。勞爾,祝你情人節快樂……」

  在勞爾的注視之下輕喃著祝福的話語,瑟法斯覺得整個人快要溶化了。與含入口中的巧克力一起。

  *

  瑟法斯在回房途中思考著,如何處理滿滿一提籃的巧克力。

  因為感染了潔米的病毒(他絕不相信潔米的巧克力是乾淨的!),只好考慮倒掉或放火燒掉以絕後患,但是不管怎麼做都很麻煩--就在他感到苦惱的同時。

  「哼,該死的小白臉竟然收到那麼多情人節巧克力!」

  不知何時出現的摩根朝瑟法斯背部痛揍一拳,趁機奪走那一籃巧克力。

  「滾!巧克力都是我的!」

  「好吧。」瑟法斯愣了一秒,想想轉移給摩根好像也不壞,誰叫這傢伙平日老愛欺負人,是該嚐點苦頭。「你想要就給你好了。」

  希望摩根不會有事……嗯,他是真的希望不會出事喔!





 2017_02_1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8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