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


 
佐王



 

  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這是新的除草劑配方,藥效很強,要小心使用。還有這是明天舉辦宴會所需要的物品清單,缺少的必須物就交給你準備囉。對了,古魯瓦爾多以前穿戴的披風,已經修補好了,麻煩你交給他。」

  在聽見古魯瓦爾多的名字時猛然回神,威廉轉頭查看四周。找不到託付事務的瑪格莉特的蹤影。象徵王室的深紫色披風披掛在他的右肩上,若是以前的威廉‧庫魯托,肯定會覺得這種隨便交接的行為足以觸犯隆茲布魯的王子殿下,但說到犯罪,第一個該被定罪的人正是自己。

  距離那件事結束經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令他夜半難安的,並不在於古魯瓦爾多是否走出了陰霾,而是身份低微的他在一時衝動下對高貴的王子做出那樣親暱的舉動。

  保持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威廉努力說服自己:那是殿下的要求、如此一來殿下才會感到安心,可他無法忽視內心的另一道聲音,「親吻只是為了安慰古魯瓦爾多嗎」?

  也曾擔憂過未來、試著面對死亡與疼痛,但在他思緒裡盤旋著的複雜情緒,很明顯地和生理上單純的「恐懼」不同。

  他找不到適當的詞句形容這種感覺。



  「你覺得好看嗎?」

  當威廉踏進位於聖女之館深處的房間時,身為主人的古魯瓦爾多正在整理儀容。看得出是細心裝扮的造型,儘管紅色的耳環稍嫌輕浮,身旁的人們也還沒習慣新的稱呼,威廉依然無法否認眼前的「國王陛下」魅力十足。

  「殿下,以前的披風……」

  古魯瓦爾多立刻轉身整理領結,裝作沒聽見他的聲音。對王子刻意忽視的舉動並不感到意外,反正是往後沒什麼機會穿上的衣物--至少威廉誠心希望如此--他在原地等待了一會兒,明白古魯瓦爾多不會給予任何指示,便回頭將舊披風掛回空蕩蕩的衣架上。

  也不知道古魯瓦爾多是否不在意這些身外之物,連威廉這種極少注意到打扮的人,都看得出堆放在角落的劍與盔甲的陳舊度,曾經光輝的深紫色戰袍,受到時間的侵蝕也染上了歲月的痕跡。再怎麼說都有著難以忘懷的經歷,而且又穿戴著軍服打贏了數不清的戰役,古魯瓦爾多是該表現出一點惜物之心。

  只是,雖然那是構成古魯瓦爾多這個人的一部份記憶,恐怕連他本人也不願回想恍如惡夢的過去。

  惡夢總會清醒。但如果那是現實呢?


  總而言之,向殿下請安、也完成了瑪格莉特託付的事務,做為「部下」就不應該繼續待在這裡礙手礙腳。

  威廉輕吁一口氣,朝古魯瓦爾多的背影鞠躬。

  --預料中的事就發生在他轉身離去的時刻。

  「殿下……?」

  先是後背傳來異樣的觸感,接著一股力道剛好的重量壓了上來,有些刺鼻的髮蠟香弄得他鼻子發癢,是古魯瓦爾多獨有的味道。

  「你沒說好看。」

  他敬愛的王子殿下正靠在他的肩上,連連埋怨「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你不在我很無聊」、「你最近向我問安的次數減少了」……

  「……好看。」

  「我要你看著我說這句話。」

  幾乎是反射性的動作起來,威廉站定後回頭對上那對深紅色的眼眸,認真地端詳著隆茲布魯未來的國王,點頭。

  「……殿下這樣打扮很好看。」

  古魯瓦爾多的眼中閃動著光芒,那是威廉從未見過的表情。有的時候,他真的不曉得該怎麼應付那高傲又帶著點孩子氣的主子,總是糊里糊塗便默許王子任性的行為。

  因為古魯瓦爾多是王子……拿身份帶過的威廉,心裡隱約知道這是藉口。

  「奉承我的機會也不多了。」

  良久,屬於古魯瓦爾多的、略為冷酷的語調傳來。

  「我沒興趣理會炎之聖女的計畫,但算是託她的福,得到了死而復生的機會。」

  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便開始談論正事,古魯瓦爾多半躺在椅子上,敘述的語氣不帶任何感情。

  「從沒聽說過有人能死而復生。我好奇,一個人復活以後會保留多少與死後世界有關的記憶。」

  威廉突然覺得心情像是鉛一般沉重。

  「我也好奇,若最後我依舊不得好死--」古魯瓦爾多單手撐住右邊的臉頰,問。「那復活有何意義?」

  「屆時,心中抱有遺憾而死的我,是否又會回到此處。」

  古魯瓦爾多用肯定的語氣回答由他自己提出的疑問。威廉知道這句話包含著哪些意思。

  「殿下打算做什麼?」

  「好奇再度來到這個地方的人會不會二次失憶罷了。那時你還會說你要保護我嗎?」

  「殿下。」

  不管古魯瓦爾多想做什麼,這都不是一個即將復活的人該思考的事。威廉希望古魯瓦爾多記得自己的身份。

  「請殿下不要因為好奇而做出會令自己後悔的事。」

  「我已經決定這麼做了。」

  威廉看著身著華服的古魯瓦爾多。換了衣服的古魯瓦爾多,變得不像他記憶中的古魯瓦爾多了。

  「如果這是殿下的想法和決定……」最終他移開了視線。「……我對此很失望。」

  「你不是第一個對我說這句話的人。」

  古魯瓦爾多垂下眼簾,慢慢走近。

  「那,你喜歡讓這麼多人失望的、任性的我嗎?」

◆ ◆ ◆

  遙遠的地方有光,有光的地方有未來。那是眩目得無法觸碰的光芒,但是沒有光就像死了一樣。

  無法呼吸也就意味著死亡將至。這不正是他的現況嗎?

  古魯瓦爾多還是沒能忘記那看似灼熱卻不曾傷害他的溫暖,那堅定又剛毅的眼,像是慈愛的雙親一般包容他、保護他,是他以前不曾擁有過的寶物。

  倘若得已在甜美的夢裡安然酣睡,那麼現世瞬變又如何呢?但是就像花有凋零的一天,所有事物都有著極限,生命短暫,夢也如此。

  在夢中感覺到了疼痛。疼痛的感覺是否能延續至清醒呢?

  最後還是沒能開口說再見。

  古魯瓦爾多拿起掛在衣架上的舊披風,穿戴整齊,瞥了鏡子一眼,確認是自己記憶中的「古魯瓦爾多」沒錯,然後轉身推開通往迴廊的門。

  夢醒了。


-FIN-





 2014_06_1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8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Rann

Author:Rann

此部落格最佳瀏覽器:
Microsoft Edge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pagetop